笔趣阁 > 吞灭万古 >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金云烈

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金云烈

  “遗落之地吗?#20426;?br/>
  空间梭内,叶狂负手立于一座山岳的顶端,他目光看向前方,喃喃自语道。

  这是他此行的目的地,那所谓的东玄拍卖场便是坐落于遗落之地。除了拍卖会举行时,寻常时候外人根本无法进入到那里。

  “不知道嬴天前辈能否帮我将那件事情安排妥当,若是真的能够成功的话,我此行前往东玄拍卖会,便会多一张强有力的底牌。”叶狂淡淡一笑,轻声道。

  说话间,他袖袍一挥,一道道光芒射出,在前方化为一面光幕。

  在那上面,有着一些灵材珍宝的名字。

  “吞炎灵石,龙骨,地炎液…”

  这些东西中,除了龙骨之外,其余全部都是用来进化赤炎?#22330;?br/>
  “不知道在那东玄拍卖场中,能否收集到三分之一的进化材料?#20426;?#21494;狂望着前方,自语道。

  他也没有想当然的认为,一个东玄拍卖会就能够让他将所有的材料全部弄到手。毕竟无论怎么说,这些用来净化赤炎沙与星辰龙翼的东西,都?#39057;?#19978;罕见二字。

  “我现在身上有着五百八十亿左右的阴阳丹,若是不出意外的话,应该能够有着不错的收获。”叶狂站起身来,转身走向后方的一块巨岩上,开始闭目盘坐起来。

  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,他要好好的参悟一下惊世十三剑。

  这门剑诀相当的玄奥,之前在剑冢的修习,最多让他初步掌握了惊世十三剑。但在一些细节的操控上,并不算得上完美,还有着不少生疏的地方。

  所以他打算趁此机会,将这些生疏彻底的抹去,令得自己对于惊世十三剑的掌控达到一种完美状态。

  哗!

  叶狂双手结印,青色的剑意自他体内弥漫出来,在那前方汇聚着,逐渐的化为一柄晶莹剔透的宝剑。

  剑身光滑如玉,泛着青色的光芒,隐隐间,有着可怕的锋锐之气从中弥漫出来,将四周的空间不?#32454;?#35010;。

  而随着他呼吸的每一次吞吐,其双手便会划动出一道道玄奥的印法。

  嗡嗡!

  第一剑发出龙吟,那种外放的锋锐开始一点点的收敛。这种收敛的速?#20154;?#28982;十分缓慢,但却相当的平稳,一步步的进行着,没有半点的紊乱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叶狂对于惊世十三剑第一剑的掌控,也是变得愈发娴熟起来。

  ……

  时间飞逝,在这安静的空间中流逝。

  不知不觉间,已是过去了十几日。

  某一刻,叶狂紧闭的双目豁然睁开,他双手一合,低沉的喝声从其喉咙间传出。

  嗡!

  第一剑发出清脆悦耳的剑吟声,其上光芒大作,照亮了整个空间。

  不过仅仅是下一瞬,这些光芒便是完全的回缩,重新回到了第一剑的剑身之内。

  原本显得锋芒?#19979;?#30340;第一剑,在此刻变得黯淡了许多,给人一种朴实无华的感觉。

  呼!

  叶狂轻吐一口气,他袖袍一挥,面前的第一剑便是化为道道青芒,冲入了他的体内。

  “既然来了,就不用这般藏头?#27573;?#20102;吧?#20426;?#20182;站起身来,目光看向前方的空间,淡淡的道。

  随着他声音的落下,前方的空间泛起了一圈圈涟漪,紧接着,一道?#23731;?#30340;身影从中走了出来。

  那是一名体态佝偻的老者,他面容干枯,身上披着略?#20113;?#26087;的麻衣,看上去就如同一位寻常的拾荒老者,不太引人瞩目。

  “呵呵,看来老夫来晚了一步。”老者似是?#20154;?#20102;一声,脸上扯起一抹难看的笑容。

  叶狂没有说话,目光盯着老者的旁边,眼中隐隐有着精芒闪过。

  “感应到了吗?真是挺厉害的。”老者挥了挥手,他旁边的空间分裂开来,一道浑身包裹在黑袍中的身影走了出来。

  “你是何人?#20426;?#21494;狂扫了一眼黑袍人,目光转向老者,脸上泛着寒意的道。

  这?#19968;?#33021;够以这种方式现身,就不会是什么善茬。

  “你应该听说过金云烈这个名字吧?#20426;?#32769;者淡淡一笑,道。

  “金云烈?#20426;?br/>
  叶狂的瞳孔微缩,道:“大秦王朝的左相,金云烈。”

  “不错,正是老夫。”自称金云烈的老者微笑道。

  叶狂面色顿时一沉,道:“你是来替铁山王?#19968;?#22330;子的吗?#20426;?br/>
  左相属于铁山王一派,这?#19968;?#20250;来找自己,只有这一个原因。

  “你?#30340;兀俊?br/>
  金云烈的眼中闪过一缕寒芒:“因为你,导致我们这一派从天堂跌到了地狱,你说老夫是不是要好好的?#34892;荒悖俊?br/>
  说话间,有着森然的杀意弥漫开来,他的一张老脸都是变得狰狞了一些。

  叶狂冷笑,没有答话。既然这?#19968;?#26159;来?#39029;?#23376;,那就没什么好说的,打便是。

  “呵呵,这一位的身份你可能会?#34892;?#36259;,老夫应该为你介绍一下。”金云烈满脸的寒意,语气嘶哑的道。

  “没兴趣。”叶狂眼目微垂,淡淡的道。

  “是吗?#20426;?br/>
  金云烈的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:“你难道就没有听说过,在凤仙王那一派之中,曾经出现过一位绝顶天才吗?#20426;?br/>
  叶狂闻言,双目中顿时有着精芒涌出:“你什么意思?#20426;?br/>
  这件事他曾经不止一次的听凤仙王以?#30334;?#20016;阳提起过,所以记忆犹新。

  金云烈微微一笑,道:“呵呵,他现在便在你的面前。”

  “是他?#20426;?br/>
  叶狂盯着那?#32531;?#34957;人,此时的后者伸出手来,将脑袋上的黑袍一点点掀开,露出了一张英俊,但却十分苍白的面孔。

  不过最引人注意的,乃是黑袍?#22235;?#23545;白色的眼瞳,冷漠的仿佛没有任何感情,令人不敢轻易的与之对?#21360;?br/>
  “这?#19968;?#20415;是凤仙王一派的那位失踪天才?#20426;?#21494;狂道。

  “不错。”

  金云烈淡淡的道:“你是不是很惊讶,为何此人会与老夫在一起?#20426;?br/>
  “实话告诉你,当初在古源会上如果不是你出来搅局,此人已经成为大秦王朝的新王,彻底将凤仙王取代。”

  叶狂双目微凝,原来当日古云山口中的所谓惊喜,指的便是这件事。

  想到这里,他双目紧紧的盯着黑袍人,片刻后,其眼中忽然精芒闪过,一字一顿的道:“这?#19968;銼荒忝强?#21046;了!”

  :。:
排球颠球的手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