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美女总裁的龙血保镖 > 第1719章 偷梁换柱

第1719章 偷梁换柱

  一群人正在院子里说话的时候,有人在外面突然一声冷喝,“你们谁?#39029;?#20154;?#20426;?br/>
  一群人吓得站起,纷纷往外面一瞧。

  有一男一女持剑进了院里,一身特殊的金丝白蓝搭配的道袍,冷冷的扫过众人。

  男的盯着火堆上的肉,冷声一笑,“一群罪血后人,日子过得不错,还有牛肉吃?#20426;?br/>
  女人更是抬手指着龙飞道,“你,年纪轻轻,为何没有去采矿场工作?#20426;?br/>
  老头子连忙给龙飞说话道,“主人,我是这里的族长。这孩子是外地人,不是咱们这里的人啊!”

  “外地人?#20426;?br/>
  女人?#32426;?#30385;的更高,一身杀气道,“眼下是?#35009;?#24773;况,你们不知道吗?竟敢私自收留外地人,真是罪不可恕!”

  她说着就拔出了一截长剑,嘤的一响,剑气飞舞,咻的到了族长的脖子前面。

  龙飞眼睛?#24187;校?#19968;道屏障护住了族长。

  剑气噗的打在屏障上,似是石头落水,噗的在屏障里面溅起了一道波纹。

  她的手心遇阻一颤,轻声喝道,“你们?#19968;?#25163;?#20426;?br/>
  男人咻的把长剑拔出,指着龙飞道,“你敢对抗我们天玄宗的弟子?#20426;?br/>
  “不知所?#21073; ?br/>
  龙飞摇头,出窍境的威压溢出,好像一座大山笼罩住男女二人。

  他们不过结丹境的修为,哪里能承受这样的威压,啊呀一叫,双腿便跪在了地上。

  两人都是一阵惊恐,盯着龙飞轻喝道,“你到底是?#35009;?#20154;?#20426;?br/>
  龙飞过去,眼睛如水,波澜不惊,平静的盯着他们道,“看不惯你们的人。”

  男弟子的精神力狂动,与龙飞的精神威压对抗,牙齿颤抖道,“你可知道,得罪我们天玄宗的后果?#20426;?br/>
  龙飞哼笑,“杀你如杀鸡尔,有?#35009;?#21518;果?#20426;?br/>
  他的手指,从男弟子的脖子上抹过。

  男弟子的脖子噗的喷出了一道血雾,眼睛?#20415;?#24867;的盯着龙飞滚在了地上。

  龙飞抬手一点,一道火焰把他裹住,忽的下烧成了灰烬。

  他的金丹刚一飞出,便被龙飞一把拘进了?#23665;洹?br/>
  女弟子看的浑身一紧,吓破了胆子,连忙跪地哀求,“上人饶命,小女知错了,还请上人高抬贵手,饶过小女?#24187;?#21834;!”

  场上只有她在惊恐的抽搐,其他人面色呆滞,已经被龙飞用时间法则禁锢住。

  他们看不到这一幕,?#38498;?#20415;?#25442;?#27844;露?#35009;矗裁?#24471;遭人毒手。

  龙飞盯着女弟?#28216;?#36947;,“你别紧?#29275;?#25105;问你?#35009;?#20320;?#31361;?#31572;?#35009;礎?#33509;我满意,可以考虑饶你?#24187;!?br/>
  “是,是!”

  女弟子吓破了胆子,没有任何的反抗意志。

  龙飞问道,“你们号称是天上的人,为何来这污秽之地?#20426;?br/>
  女弟子眼睛转了转,有点犹豫。

  “不想说?#20426;?br/>
  龙飞抬眉,脸上的杀气重了些。

  女弟子连忙摇头道,“不,不是。我说,我全说。”

  她知道,在龙飞的面前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,所以也不反抗,直接交代道,“前些日子,我们天玄宗的大祭?#38745;?#20102;一卦。说是天上有龙来袭,恐怕对我们天玄宗不利。所以,他让我们四处搜寻身上带龙纹图案的罪血后裔。要是遇到反抗,直接杀掉。若是没有反抗,全?#30475;?#22238;天玄城?#32676;?#22788;理。”

  “大祭司?龙?#20426;?br/>
  龙飞好奇了下,问女弟子道,“你们大祭?#20928;?#39044;测未来?”

  女弟子点着脑袋道,“对,他能预知未来,回望过去,精通时间之法,在我们天玄城的地位很高,仅次于宗主和长老之下。”

  “这倒是有点意思了。”

  龙飞嘴角勾起,寻思着这龙会?#25442;?#36319;自己有关系?

  女弟子眼珠子转了下,怯懦道,“上人问完了没有?#20426;?br/>
  ?#25300;?#23436;了!”

  龙飞负手在后,盯着女子好像在思考?#35009;礎?br/>
  女弟子看龙飞的神色,露出一丝?#25442;?#22909;意的笑容,紧张一叫,“上人刚才可说了,要放过小女?#24187; ?br/>
  龙飞点头轻笑,“是啊,大丈夫说话算话。我这么义薄云天的人,怎么会骗一个姑娘!”

  他走上一?#21073;?#20280;手点在女子的眉心。

  女子脑袋一晕,啊呀叫了声,跟着就滚在了地上。

  龙飞伸手拿出男弟子的?#23665;洌?#20174;里面取出了一套天玄宗的道袍穿上。

  他伸手在脸上搓了搓,一下变成了男弟子的模样,手里面拿着男弟子的令牌瞧了瞧,一个人坐下又翻看了下男弟子平时的手札笔记。

  这小子名叫姜不易,是天玄宗的外门弟子,家族在天玄城里小有?#23631;Α?br/>
  爷爷姜镇远还是天玄宗的外门长老,在手札里,他言必称这?#28784;?#29239;,对这爷爷可是崇拜的很。

  这姑娘应该叫白凤玲,是他的师妹。

  他在日记里,对这位师妹可是从头意婬到尾,曾经还偷看过人家洗澡,整天寻思着怎么跟人家双修,真是无耻下流的很。

  “姜不易,人生不易!”

  龙飞摇摇头,把?#23665;?#37324;的东西全?#32771;?#26597;了一遍,竟?#25442;?#21457;现了一个白色的肚兜。

  肚兜上刺着名字,还真是白凤玲的。

  “真是变态啊!”

  龙飞骂了句,拿出肚兜闻了下,跟做贼一样又放回了?#23665;渲小?br/>
  一晚上时间,他守着一群人吃着烤肉。

  等到天快亮?#20445;?#20182;解开了时间禁制。

  一群老头子的脑子重新清醒过来,思维还停在男女修士进来的时候。

  老头子盯着龙飞,吓得一叫,“主人,你们,你们……”

  他的语言有点组织不上来,感觉这俩人怎么还没有离开?

  他连忙回头看了眼“龙飞?#20445;?#40857;飞”早就没有了踪?#21834;?br/>
  现在已经变?#23665;?#19981;易的龙飞,盯着龙飞装模作样的呵斥了句,“你们?#35009;矗?#32769;子昨晚饿了,在这里吃了顿饭,休息了下。天亮了,老子也该走了。”

  他过去在白凤玲的脑袋上拍了?#27169;?#25226;这姑娘?#34892;選?br/>
  这姑娘脑袋生疼,已经被龙?#19978;?#21435;了一点记忆,只记得她和姜不易进到院子里,然后?#35009;?#37117;不知道了。

  她摸着脑袋,看着四周?#34892;?#21457;愣道,“师兄,发生?#35009;?#20107;情了?我的脑袋怎么这么疼啊?#20426;?br/>
  姜不易扶起道,“没?#35009;矗?#36825;里的环境太臭,你可能进来不适应,被这气味给熏晕了吧!”

  白凤玲捂着鼻子,呆呆道,“你一说,我又开始恶心了。这里跟茅厕似的,真是臭不可?#29275; ?br/>
  她拉着龙飞,转身要走。

  龙飞指着小囡囡叫了声,“等下,这小姑娘模样长得不错,可以在我房里当个使唤丫头。”

  白凤玲瞧了眼小囡囡,没想到这罪血窝里,还能长出这么俊俏的一个丫头来。

  她耸了?#22987;?#33152;道,“师兄?#19981;?#23601;带上吧!”

  龙飞过去,拉住了小囡囡一喝,“小丫头,跟我走吧!”

  小囡囡的大眼明亮,盯着他竟?#24187;?#26377;任何的反抗,乖乖的跟着他站起。

  白凤玲瞧了瞧,摇头轻哼道,“还是个傻子?#20426;?br/>
  她捂着鼻子,着急离开。

  龙飞带着小囡囡跟在后面,笑着自语,也不知道谁像个傻子!
排球颠球的手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