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周王侯 > 第九七三章 觐见(续)

第九七三章 觐见(续)

  西华殿广场不大,不过数十步方圆。地面上都是青砖铺就,也不像是其他殿宇那般都是水磨石汉白玉的地面和栏杆,不过富丽堂皇不足,古朴厚重的感觉还是有的。若论资历,这西华殿绝对是大周大内皇宫中最为古老的殿宇之一。那些青砖缝隙里冒出来的草木的痕迹,更是让此处有一种沧桑之?#23567;?br/>
  但不得不说,殿宇是实在破败的很。虽然很明显?#34892;?#36817;整修过的痕迹,但低矮和黑暗,以及殿中淡淡弥漫着的一股霉味和?#31508;?#38452;冷的气息却挥之不去。这里其实并不适合住人,郭冲对自己也忒狠了些。

  行至前殿后门廊下,赵元康站住身形转身道:“林大人稍候,我去禀报皇上。皇上在?#30333;?#37324;晒太阳呢。”

  林觉行礼道谢,站在过道里等着。阴冷黯淡的光线让人不适,过堂风又冷的刺骨,吹得两旁的布幔呼啦啦的作响。林觉站在过道廊下很是不舒服。但很快,照壁那边便有人叫道:“林大人请去见皇上?#26705;?#30343;上允了。”

  林觉沉声应了,整顿衣冠绕行照壁而出。这一走出来,顿时像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般。眼前大放光明,眼前是殿宇中间的一座花园。四周长?#28982;?#32469;,遮挡了寒风。冬阳明媚的照着,花园之中花团锦簇绿意盎然生机勃勃。

  谁能想到,刚刚那照壁之后的过道冷的让人浑身冰凉,但转?#24067;?#20415;像是置身于春意盎然之?#23567;?#36825;种强烈的对比让林觉诧异不已。走下石阶来到阳光下的时候,温煦的阳光照在身上,顿时暖意升腾,惬意无比。周围花香扑鼻,假山上爬满了绿苔青藤,水流沿着廊柱一侧环绕着,发出细微的声响,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来到了仙境之?#23567;?br/>
  林觉很快便注意到了这花园四周的格局,北边后殿屋檐高耸,屋面斜度很大,侧面是连接前后殿的耳墙,连绵起伏如山峦一般的造型。耳墙墙壁是白色的,光洁无一物。林觉似乎明白了些什么。北高南低的造型,加上角度倾斜的琉璃瓦盖的设计,可以在冬天遮?#27815;?#21271;来的寒风,并且将阳光通过斜斜的琉璃瓦盖反射到两侧的耳墙上。经过耳墙白色的墙壁二次反射下来,将整个花园变得温暖却又不刺眼。瓦盖和耳墙的角度是极有讲究的,正好可以取阳光漫射而入,不同的时间段有不同的角度对应,那正是耳墙起伏折转的造型的功用。

  林觉不禁感叹于这殿宇的匠心独运之处。百姓的智慧让人惊叹,于各种细微之处可见?#22235;擼?#21482;是寻常人不知所谓,不懂其意罢了。

  至于前殿之中的过堂风,巨大的照壁可以将其阻挡在前殿长廊之上,所以造成了前后殿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的感觉。这里固然温煦如春,前殿中却是苦寒?#23547;盡?br/>
  林觉忽然生出一个有趣的想法。这西华殿曾经是大周开国之初开国帝王郭威居住过的寝殿。当年那些臣子们在冬天等候见郭威的时候?#38553;?br/>
  也和自己适才那般站在冷风过道上浑身发抖。这是不是一种故意为之?是不是帝王为展现权威故意设置的一道折磨人的手段?倘若皇上想要惩罚某位大?#36857;?#20415;可以让他站在冷风里多等一?#24148;?#25240;磨他一?#24148;?#36825;么一想,还真的挺有趣的。

  不过,林觉没有时间胡思乱想了,他已经?#21561;?#20102;前方一块小小的平台上一坐二立的三个人了。郭冲坐在一张红木大椅上,斜斜的背着阳光,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之中,脸上的神情看不甚清楚。他面前摆着一张桌案,上面散落着奏折,摆着一个竹帘般的大笔架。一左一右站着的一个是赵元康,一个是钱德禄。

  “臣林觉,参见吾皇万岁万万岁!”林觉大声唱喏,快走几步参拜行礼。

  “林觉,你来啦!免礼平身吧。”郭冲的声音很平和亲切,像是熟悉之极的人之间的打招呼。但其实林觉跟这位大周皇帝之间真正的见面不超过五指之数。

  “臣不敢,?#21152;?#32618;。臣昨日回京,本该即刻来觐见皇上,然臣却未来觐见,臣……”林觉沉声道。

  “呵呵呵,这件事么?朕知道啦。你是回京?#21019;?#31918;草物资的是么?自然要先办此事。你怕朕问起来你不好回复,是不是?#20426;?#37101;冲呵?#20999;?#36947;。

  “原来皇上都已经知晓了啊。”林觉惊讶的道。

  “恩,杨俊昨晚来见过朕了,他?#30340;?#22238;来了,找他要粮草物资来了。当初他随口答应了你,结果你赖上他了。呵呵呵,朕告诉他,你?#21364;?#24212;了,便该履行承诺。他已然答应要拨?#35835;?#33609;物资了,即日发运,你满意了?#20426;?#37101;冲呵?#20999;?#36947;。

  林觉心中一喜,心想:杨俊定是生恐自己在皇上面前说什么不得体的话,所以提前来禀报了此事。这也好,既然答应发运粮食物资,总算是有了着落。倘若杨俊不?#19979;?#34892;承诺,自己倒还真的觉得?#34892;?#26840;手,真要向皇上要粮?#24120;?#21017;?#24187;?#33853;到严正肃方敦孺头上去,反而非自己所愿。

  “多谢皇上,替臣解决了一个大难题。”林觉高声道。

  “你是替朕办差,朕这是自己帮自己的忙。起来回话吧。”郭冲微笑道。

  林觉道谢起身,走上平台之侧,在案前?#25925;?#32780;立。上台?#36164;保?#26519;觉?#20302;?#30340;看了郭冲一眼,只这一眼,林觉心中大惊。

  眼前的郭冲发髻花白,面容苍老,形容也极为消瘦。他的面色更是不好。或许是在阳光下的缘故,郭冲的脸上有一层淡淡的黄晕,显得极为不寻常。正常人是不会有这种肤色的。

  记得上次见郭冲的时候,郭冲绝非这般相貌。或许因为不太常见面,乍一见对比才显得极为强烈。眼前的郭冲和上次所见判若两人。上一次是个养尊处优的中年人,此刻却像个行将就木的垂垂老者了。

  “钱德禄,赐林大人座。”郭冲说道。

  钱德?#24187;?#24212;了,亲自去旁边廊下搬了张凳

  子上来摆在林觉身旁,笑道:“林大人,请坐。”

  林觉拱?#20013;?#36947;:“多谢钱公公。”

  郭冲沉声道:“赵元康,钱德禄,你两个?#19968;?#36991;一下,朕和林大人说几句?#21834;!?br/>
  赵元?#24471;?#36524;身应诺,阔步离开。钱德禄对郭冲道:“皇上,您可不能说话太久,一会儿便?#27809;?#26262;阁歇息了。太医说了……”

  “行啦,行啦!钱德禄,你现在怎么这么啰嗦呢?朕难道不知么?去?#26705;?#21435;吧。”郭冲摆着手道。

  钱德禄无奈,看了一眼林觉,躬身退下,消失在花树之后。

  “皇上龙体欠佳么?皇上要保重龙体啊。”林觉沉声道。

  “别听他乱说,朕好的很,不用担心。”郭冲摆手道:?#30333;?#19979;,站着作甚?这里暖和安静的很,正?#38376;?#26389;聊聊天。朕好久没和人安安静静的聊天说话啦。”

  林觉拱手道谢,慢慢坐在一侧。

  郭冲微笑看着林觉道:“林觉,你很厉害啊,这一次平叛,两次作战令人惊艳啊。我大周出了个文武全才的人物啊。朕眼拙的很,至今方醒悟到。之前朕暴殄天物,放着一个人才不用。真是糊涂了呢。”

  林觉忙道:“皇上谬赞,微臣不敢当。”

  郭冲自顾笑道:“朕早?#24357;?#36947;你是个人才的。当初你献?#30772;?#28023;匪的时候朕便该注意到你。待得你中了状元,那六国论和赤壁?#25215;?#30340;多好,朕都能背下来,但朕还是不肯信你有真本事。你莫怪朕,朕是吃了太多的亏了。我大周读书人多,文章如锦绣,做事却一塌糊涂的多得是。朕看人一?#31508;墙?#25991;章和做事分开的。所以即便你中了状元,朕也没意识到你是有真本事的。倘若不是这次平叛,朕几乎要错失一个栋梁之才了。”

  林觉忙笑道:“皇上言重了,微?#35745;?#33021;称为栋梁之才。这一次不过是跟着晋王和小王爷一起出征,误打误撞的胜了两场罢了。皇上这般赞扬,微臣可真是要羞愧死了。”

  “你还谦?#32602;?#26389;可是问过了好多人的。这两场仗?#20040;?#20040;?一点也不?#20040;頡?#19968;则以少胜多,二则都是关键之战。就说阳武之战?#26705;?#20320;料?#35874;?#20808;,洞悉局势,提前堵住西去的城池,把?#29031;?#20107;大局。听说为此差点跟郭昆翻?#24120;?#21364;仍旧坚持己见。最终证明你是对的。这份大局观和战?#38405;?#20809;是极难的。更不要说率几百骑便?#39029;?#20837;数万教匪的?#22995;螅倘?#25945;匪,保住阳武不失了。有勇有谋有担当,这一点我问的每个人都是这么评价的。杨俊从不轻易称赞别人,但这一次,杨枢密?#38405;?#22823;加赞扬,光凭这一点,朕便知?#26469;耸?#19981;?#20303;!?#37101;冲挑了挑大指。

  林觉心里受用的很,谁的称赞也不及眼前这个人的称赞让人舒坦,他可是当今天子,大周的皇上。

  “微臣惭愧,惭愧之极,侥幸,侥幸之极!”林觉连连说道,不知道是真的谦?#32602;?#36824;是得意洋洋。

  :。:
排球颠球的手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