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寒门状元 > 第五十一章 生意经

第五十一章 生意经

  送走钦差谢铎和官府的人,惠娘长长地舒了口气。

  本来惠娘还?#34892;?#25285;心招待不好钦差,却没想到这谢钦差老成持重,平易近人,竟?#24187;?#26377;任何刁难之举,甚至从其身上根本感受不到那种高高在上、盛气凌人的官家气息。

  “小郎,人已经走了,咱干脆关门吧,今天应该做不成生意了。”惠娘招呼沈溪一声,便开始收拾摆放出来的椅子。

  本来为接待谢铎和官府的人,惠娘特意从邻居家借来桌椅茶几,又买来橘子、瓜子等零嘴以及香茗,结果谢铎来了连杯茶都没喝,所有的准备全都没派上用场。

  等一切收拾好,惠娘特别去买了鸡?#21152;?#32905;,准备了一顿极为丰盛的饭菜。惠娘本想招待谢铎这位朝廷钦差,但傍晚的时候衙门那边有人过?#21019;?#35805;,说谢铎连夜离开宁化县回省城去了。

  来得匆忙,走得更急。

  沈溪倒是觉得这谢铎办事周祥,没有像一般朝廷大员巡视地方那样摆排场,更是事必躬亲,连种痘都要亲自尝试,只是不知道以谢铎这样年老体迈的身体,种痘之后加上旅途劳顿,会不会在路上一病不起。

  晚上两家人再次凑一块儿吃饭,沈溪吃得满嘴流油,大呼过瘾。?#19978;?#30340;是沈明钧仍旧没回来,周氏在饭桌上没说什么,回家的路上开始念叨起来。

  回到自家院子,周氏坐在堂屋前,感慨万千:“没想到我这个农家女人,进了城竟然能见到代表皇帝的钦差……?#19978;?#20170;天你爹不在,不然也能让他好好风光一下。憨娃儿,要是你将来有本事,能当钦差到地方视察,那娘可就太高兴了。”

  沈溪一边漱洗,一边笑道:“?#20945;?#29579;家距离这儿又不远……娘要是想爹了,可以时常过去看看,或者干脆让爹别在王?#26131;?#20107;了,累?#27809;擰!?br/>
  “去去去,你爹不做事怎么养活你和你?#22791;?#20799;?你个小没良心的,娘可以在药铺帮忙,你爹就不行了,他是男人,你孙姨是寡妇,这寡妇门前是非多,要是你爹经常出入药铺的话,难保街坊四邻不会?#37070;?#26681;。”

  “唉,算了,给你说这些你也不懂,你洗完早些睡,娘?#36824;?#20320;俩了。”周氏说完便进门,她节省得很,但凡月亮通亮的时候,绝不会点油灯。

  沈溪简单漱洗过就回房了,在睡觉之前自然是给林黛讲故事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接下来几天,钦差到宁化县城考察的事逐渐淡了下去,药铺的生意却蒸蒸日上。

  以前惠娘要买药材,那些游商欺负惠娘是女流之辈,总是抬价,现在知道惠娘被朝廷看重,加上又有县衙看顾,这些人反倒求着惠娘到他们那儿进货,药材价格因此压低不少,惠娘这边跟着降价,客流再次激增。

  生意一好做,每天到惠娘药铺问药的人络绎不绝,城里其他几家药铺无不生意清淡,几乎门可罗雀。

  ?#21834;?#23385;家妹子这里的药材好,治病救人非常灵验,就连朝廷钦差都来这里瞧病,?#19978;?#23385;家妹子不能出来坐诊,不然肯定生意兴隆。”

  街坊四邻那些长舌妇,之前还数落惠娘道德败坏出来抛头露面,现在却一个个唯恐巴结不及。

  惠娘哪儿都好,就是不懂得拒绝。

  街坊四邻这些人没事就跑来跟惠娘套近乎,其实?#36824;?#23601;是想弄点儿药材回去,但凡是治疗风寒头疼脑热之类的小毛病,惠娘是能不收钱就不收钱。

  等周氏入股药铺一个月期满结账,才发现药铺不但没挣到钱,反而一直在做亏本买卖。惠娘把账本算给周氏听,脸上满是?#22919;危骸?#26159;妹妹的不是,请姐姐过来一起经营药铺,却是连本钱都要赔进去。”

  周氏一副不在意的神色:“瞧妹妹说的,本来就是妹妹给我的银子,现在拿出来作为周转,有何不可?”

  沈溪在旁边煽风点火:“娘,您平日里一文钱都斤斤?#24179;希?#35828;这种话可真是言不由衷啊!”

  “臭小子,敢消遣你老娘?老娘虽然平日里节省,那还不是为了供你读书吗?当老娘是为自己呢?”

  周?#19979;?#20102;沈溪一句,总算令场面不至于太尴尬。

  惠娘道:“我这些天也想过了,现在冬天快到了,瘟疫也已经过去,哪怕再爆发也要等开春以后。咱后面生意会清淡一些,干脆把药材的价格稍微上涨,有个两三?#30452;?#21033;就行了……咱也总不能蚀本,要养?#19968;?#21475;不是?”

  周氏一拍大腿,赞道:“妹妹这话说到姐姐心坎儿里去了……是啊,该涨价,确实得涨价了!”

  沈溪听了吐吐舌头,道:“娘之前还说不在乎?现在就在乎得紧了!”

  周氏随便摸起桌上的账本就想往沈溪身上招呼,?#36824;?#27784;溪机灵得紧,拿着他的功课就逃到后?#21917;?#20102;,远远还能听到周氏的骂声:“臭小子,有本事今天别回来吃饭。”

  沈溪回到家,?#21387;?#35838;放好,第一件事便是去破猪圈弄他的字画。

  因为之前一直在药铺帮忙,沈溪少?#35874;?#20250;去弄,?#36824;?#20182;总算还是作了一幅赝品品,这次他没有再仿王蒙的画,而是作了与王蒙同为“元四家”的黄公望的山水画。

  有了上次的经验,这次沈溪在笔法和做旧上更加老到,几乎可以乱真。

  拿着?#27966;?#21476;香的画,沈溪?#37027;?#28316;回药铺所在的街道,趁着没人注意,直接钻进跟药铺仅一墙之隔的字画店“思古斋?#34180;?br/>
  “思古斋”掌柜一瞧见沈溪进来,乐呵?#38054;?#21628;道:“呦,这不是小神医吗?你怎么有时间光临鄙号?”

  “徐伯,您这不是消遣我吗?我是来卖画的。”沈溪把作赝的字画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,?#23454;?#19978;去。

  “思古斋”的掌柜?#25307;歟?#20855;体叫什么沈溪不知道,只是邻里都称呼他为徐伯,这徐伯本身算是个读书人,虽?#24187;?#32771;上秀才,但却是过了府试的童生。他?#26131;?#19978;懂字画古玩,这家字画店是继承的祖产。

  “又是没?#27036;?#36807;的字画……这次卖画,准备怎么分账啊?”徐伯打量着沈溪问道。

  沈溪这回不再怕徐伯把事情告诉家人了,要是让周氏知?#37070;?#28330;上次卖画被徐伯狠狠坑了一笔,肯定会过?#21019;?#38393;一场。

  周氏的泼辣在邻里?#24515;?#26159;出了名的。

  刚开始搬来的时候,周氏因为人生地不熟还能低调做人,但现在周氏已是药铺的半个掌柜,药铺新近又得到朝廷的嘉?#20445;?#24515;气一足,也就不再处处低三下四,谁招惹到她她会立即翻?#24120;?#39554;得个狗血淋头……如今谁敢跟这位脾气火爆的姑奶奶正面应对?

  “徐伯,咱公道点儿,****分账如何?我六你四,也别有什么猫腻在里面了……其实上次的画是一位老先生给我的,现在这副也是,以后若是那老先生还?#35874;?#21334;,我依然会把画拿到这里来。”

  徐伯笑着指了?#24178;?#28330;,道:“你小子真是聪明机灵,把?#19968;?#24471;一愣一愣的。好了,那就依你吧,****分账,这?#27036;?#30340;钱算是白送你了,?#36824;?#22238;去后你可别跟你娘说。”

  沈溪撇了撇嘴:“我才不?#30340;兀?#20043;前出门时候她还要打我。”

  徐伯把画拿到?#31181;校?#20180;细端详,越看越高兴。

  上次帮沈溪卖的那幅画,其实是卖了十两银子,却是韩县令把画买去送给了工部郎中?#31181;?#19994;。

  进士出身的?#31181;?#19994;自然懂字画,看过那幅王蒙山水画后非常满意,刚开始还表示太过珍贵不能收下,韩协便说这是一?#24517;推坊?#26681;本就不值钱,?#31181;?#19994;实在推?#36963;还?#21482;得收了带回京城。

  自打?#31181;?#19994;离开宁化县城,一直没什?#21254;?#20449;传来。

  也是福建距离京师山长水远,消息闭塞,其实?#31181;?#19994;回到京师后,在给张皇后和太子的贺寿宴上献上南戏戏本作为贺礼,弘?#20301;?#24093;看了龙心大悦,有意提拔其为南京礼部左侍郎。

  ***********

  ps:第二更送上!

  谢谢昨天到今天定风波0328、天下纵横有我、百里夜雨、?#26448;?#23388;灼、zpghawk1、潜水老虎、離藏、老衲失羞、容?#36865;酢?#21382;史思考者、爱九儿13、天使暂离开12138、~夏天的鱼~、自由的汝、飞翼武者、赵子艾、苍老师的好xieshen、书友杯茶、临海长城、419026392、那句我愛你、野生鰉鱼、粉嘟嘟的猪、巨火大大的打赏!

  今天家里有客人,明天三更爆发酬谢!

  天子继续请大家支持《寒门状元》,收藏和推荐票我都要哦!?#21482;没?#35831;访问
排球颠球的手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