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寒门状元 > 第三十七章 周旋

第三十七章 周旋

  沈溪在人群中干着急。

  要是他年长一些,而且?#34892;?#25165;的功名榜身,大可以主动站出去为惠娘说理。

  可沈溪现在只是个小娃娃,等不到他冲进大堂就会被衙役赶出来,说不定还会因为擅闯公堂被打得屁股开花。

  惠娘不为自己辩解,只顾哭哭啼啼,他再是心急如焚也没用。

  “憨娃儿不是说老先生会来么,怎的还不见人?”沈溪正紧张的时候,就听到一个声音响起,他一撇头,正好瞧见老娘周氏站在他不远的地方,沈溪赶紧把头猫进人群中,防止被老娘看到。

  大堂之上,不管韩县令问什么,惠娘就是娇面梨花带雨什么都不说,这让韩县令非常生气。

  这时候夏主簿站了起来,几步来到韩协身边小声说了句。

  韩协微微点了点头,最后一拍惊堂木,道:“这案子暂缓,明日升堂再审。退堂、退堂,看热闹的都散了吧。”

  县太爷说散,百姓也就哄然而去,作鸟兽散。

  倒是那陆家老者得理不饶人,在公堂上指着惠娘怒骂:“你个恶妇,本来好事好了,你居然闹上官府,等此间事了带你回去开过祠堂,就把你和你女儿浸猪笼!”说完气势汹汹离开衙门。

  惠娘跪在大堂中央,没人理会。

  两边的衙役打着哈欠看着,比惠娘更可怜的人他们都见过,早已经炼就铁石心肠。周氏连忙上去把兀自垂泪不止的惠娘扶起来,然后陪她返回药铺,一路上周氏不断安慰惠娘。

  沈溪躲在衙门的台阶后面,看着老娘和惠娘渐渐远去的背影,不由幽幽叹了口气……他虽然把一切都给惠娘?#24613;?#22909;了,却没办法改变世人的看法,更没办法让惠娘变得坚强、敢于在公堂上据理力争。

  听韩县令的口气,似乎已经认定了寡妇争产无理,要是不做什么,官司输定了!沈溪目光变得坚毅起来,接下来他必须抓紧时间上下打点,看看有没有赢下案子的希望。

  之前沈溪送出《定军山》戏本的时候就知道,工部郎中林仲业要赶回京城给太子朱厚照庆生。

  朱厚?#31449;?#26376;的生日,眼下已经是七月。

  从福建回京山长水远,没两个月时间赶不及,所以林仲业早早把督造水利工程的事放下,这两天就要启程。

  不多久,衙门里走出两个衙役。

  沈溪连忙迎上前,两个衙役虽然不是当日克扣他赏银的那位,但随夏主簿到王家的时候?#20040;?#29031;过面。

  “又是你小子,跑来衙门口干嘛?”?#24187;?#34905;役带着戏谑的口?#20999;?#36947;。

  一个乳臭未乾的孩子,能把自恃资格老、在一群皂隶中作威作福的李大力折腾得不轻,这件事早就被引为笑谈。

  衙役分为皂、快、壮三班,其中皂隶是指在县衙站堂值班看守大门的人员,李大力以?#25226;?#21069;两位便属于此?#23567;?#24555;手即?#23433;?#24555;”,负责缉捕,而壮班的衙役是指负责治安?#22836;?#21355;的民壮。平日里老百姓接触最多的,便是皂隶。

  两名皂隶其实也是抱着逗乐的心态问沈溪,但沈溪打蛇随棍上,一本正经地道:“官差大哥好,我要面见夏主簿。”

  高个子皂隶大笑道:“小鬼头,说话像个大人,官差大哥岂是你叫的?还想面见夏主簿,他老人家忙得很,回家玩儿去吧。”

  沈溪眼睛眨了眨,一脸无辜:“可是让我来的老先生说,他还有戏本送给朝廷来的上官,要是话不能带到,那位老先生一定会责罚我的。”

  两名皂隶一听,相互看了一眼,脸上不屑的笑容立即淡了下去。

  夏主簿奉了韩县令之命为林仲业找戏本的事他们一清二楚,为此三班衙役差点儿把宁化县城抄了个天翻地覆。

  “你小子等着,我这就去通知夏主簿。?#22791;?#20010;子皂隶觉得事情挺重要,也就耐着性子进去通传。

  沈溪在衙门口等了半晌,那名高个子皂隶出?#21019;?#20182;进去。到了夏主簿办公的房间,夏主簿坐在书案后翻看公文。

  主簿虽然仅仅只是从九品官员,但?#20040;?#26159;县衙的三把手,平日里这宁化县衙有什么事情,韩县令未必会过问,但夏主簿必然经手。

  ?#26696;?#20027;簿老爷请安。”沈溪进到里面并未下跪,深鞠一躬把礼给行了,仿若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。

  夏主簿?#34892;?#19981;满地瞅了沈溪一眼,但看到沈溪站着也没他坐着高,心气也就平了。他甚至都没站起身,直?#28216;?#36947;:“小娃娃,你说来送戏本,戏本在?#26410;?#21834;?”

  “老先生没说,他说戏本今天就会送过来,但要请主簿老爷行个方便。”

  夏主簿冷笑一声:“倒跟我谈起条件来了,真不怕我带人去拿了他?#39318;錚俊?br/>
  沈溪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,他很清楚,只要他装作什么都不懂,夏主簿绝对不会跟一个孩子置气。果然夏主簿?#20154;?#19968;声,好像觉得对沈溪说这番话?#34892;?#19981;智,问道:“那人让你传什么话,一并说了。”

  沈溪这才恭敬地道:“老先生说,陆孙氏很可怜,求知县老爷能网开?#24187;媯?#24110;帮她们孤儿寡母。老先生说会?#34892;?#30693;县老爷和主簿老爷的恩德,再写一个戏本送过来,同时把《杨家将》的故事补全。”

  夏主簿?#34892;?#19981;太乐意。他堂堂的朝廷命官,在普通百姓面前那是高高在上,被人开出条件令他心里不痛快。

  不过,之前虽然得到了《定军山》的戏本,但从韩县令那里得知,林仲?#24471;?#21548;到《杨家将》的结尾并不怎么满意。

  要知道林仲业跟太常寺少卿李东阳过?#30001;?#23494;。

  李东阳八岁时以神童入顺天府学,天顺六年中举,天顺八年举二甲进士第一,?#35857;?#21513;士,官编修,累迁侍讲学士,充东宫讲官,并在去年因纂修官修?#26029;蘢谑德肌?#26377;功升为太常寺少卿。

  作为弘?#20301;实?#23456;信的近臣,李东阳来日很有机会入阁,韩县令想搭上李东阳这条船就必须要从林仲业身上入手。

  “今?#31456;?#23385;氏的状纸也是那人写的吧?倒是不卑不亢条理分明,一看就?#30631;?#24120;之人,通晓我大明律法,说不定之前在衙门中做过事。”

  沈溪支吾了一下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  夏主簿淡淡一笑:“量你也不知,回去后跟那人说,要县令大人帮陆孙氏不难,到底陆孙氏户籍在宁化,县令大人不会偏帮外人,但戏本和说本必须今晚就要送到衙门来,否则免谈。”

  沈溪再度鞠躬:“我记住了,回去之后会对老先生说清楚。”

  夏主簿不?#22836;?#22320;摆了?#35857;鄭?#31034;意沈溪可以走了,沈溪行礼后快步离开。

  等沈溪背影消失在门后,当日被沈溪要挟屁股上揍开了花的李大力进来,问道:“主簿大人,要不要派两个人跟着,把背后那人给拎出来?”

  “你拎他出来,他能给你写戏本吗?若是个普通读书?#35828;辜?#21333;,可对典律如此精通之人,岂能没有官府的门路?#20811;?#20102;,别自找麻烦了,能要来戏本和说本,县令大人那边过得去,我们就过得去,节外生枝对谁都没?#20040;Α!?br/>
  沈溪从衙门出来,回头看了看有没有人跟着。

  等进了县衙前的小巷,他先在角落里躲着,过了好一会儿确定没人跟着才往王家大宅后面的破房子而去,拿出文?#20811;?#23453;后就在附近林子里的石桌石凳上把戏本写了,连同《杨家将》的说本一并补全,洋洋洒洒竟有数千字。

  眼看已是?#31456;?#35199;山,沈溪不得不又快步赶去衙门。?#19978;?#36825;回守门的皂隶没让沈溪进去,沈溪也就没再见到夏主簿,只?#20040;?#30528;些许遗憾回家。

  ************

  PS?#21644;?#28982;发现正在三江封,天子求下三江票,拜谢!
排球颠球的手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