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寒门状元 > 第三十五章 凡事皆找老先生

第三十五章 凡事皆找老先生

  黄昏时周氏回来,沈溪赶紧把事情大致对周氏说了一遍。

  周氏嘀咕道:“人家的家事,咱们不太好管……憨娃儿,一会儿咱做了晚饭,你给你姨送过去。”

  沈溪皱了皱眉:“娘,亏你还说跟姨是好姐妹,现在姨有难,你连去说句安慰的话都不行吗?再者说了,要是铺子被那些人抢回去,恐怕咱们也得搬家了。”

  “说什么混话呢?”

  周氏瞪了沈溪一眼道:“咱们租的是这院子,而不是药铺。就算陆家来人蛮不讲理,但按照约定,至少也得要让咱们先住上半年。”

  沈溪心?#30340;?#30340;脑子不会拐弯,以为院子已经租下来了,回过头哪怕陆家人收回产业,依然会遵照约定把院子继续租给她。

  “娘,你真以为那些处心积虑谋夺他人家产的人会像姨那么好说话?咱们可是以白菜价格租到的房子,是姨和咱们?#23545;?#25165;把房租压得这么低,换了主人你以为还有这等好事?”

  沈溪苦笑连连,摇着头分析:“更?#24944;觶?#38470;家的根基是在江西那边,怎么可能会长久地留在咱们宁化地界?他们把铺子和院子收回去后,第一件事就是卖了换成银子回乡,到时候咱们跟谁说理去?”

  “退一万步讲,就算新的主人?#24066;?#21681;们继续租,但他会遵循咱们和姨的约定,到时候肯定涨价!”

  “对啊!”

  周氏一拍大腿,恍然大悟:“还是你这憨娃儿聪明,读过书的跟没读过书的就是不一样。走,咱们去看看你姨……哎呀,还是不行,这到底是人家的家事,咱们掺和进去是个什么事儿啊!”

  由于这个时代宗族势力无比强大,此时的人几乎形成了思维定势,但凡涉及到别人家事,就算道理讲不通,外人也不得干涉。

  沈溪嚷嚷道:“娘,你不帮姨,?#38498;?#25105;们一家人要睡大街喽!哦哦!”

  “去去去!”

  周氏一巴掌拍在沈溪的脑门上,怒骂道:“你个臭小子,也不知道说句好听的,什么睡大街?好了好了,娘这就跟你过去看看,要是到你姨那儿你小子也敢胡说?#35828;潰?#38750;把你屁股打烂不可!”

  周氏带着沈溪到了药铺,惠娘依然在伤心落泪,经过周氏百般开解,惠娘总算把泪止住了。

  周氏关切地道:“妹妹,咱女人从来都不受男人待见,相公在时千好万好,可一旦相公故去,那就是孤苦伶仃,谁会给咱做主啊?妹妹,你?#38498;?#26377;怎?#21019;?#31639;?”

  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
  惠娘摇了摇头,声音哽咽:“我……我想带曦儿回娘家,可是……我家乡也没亲人了,只有几个远亲,回去后看看,要是?#25442;?#36335;的话,我宁可随了曦儿他爹去。”

  “妹妹,你可千万别想不开,你不为?#32422;?#24819;,也该为孩子想想,曦儿还那么小,你忍心她成为孤儿?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,咬咬牙也就顺利跨过去了!对了,妹妹就没想过改嫁?”

  惠娘头摇成了拨浪鼓,或许是想到了伤心的地方,泪珠若断了线的珠子般落了下来……

  沈溪看到这里不由?#34892;?#38590;过,一个生前疼爱?#32422;?#22971;子和女儿的男人,死后留下可供妻子和女儿勉强糊口的微薄产业,但就是这么点儿东西,也有人觊觎,实在是让人感叹世道的艰辛和不?#20303;?br/>
  这下周氏也?#35805;?#27861;了,陪着惠娘抹泪。

  沈溪眼珠子骨碌碌一转,突然道:“姨,那些人来抢铺子,您就跟他们闹上官府啊……有官老爷给咱么撑腰呢!”

  “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……”周?#19979;?#20102;沈溪一句,却转过头问惠娘,“妹妹有没有想过去官府?”

  孙惠娘摇了摇头:“这些产业到底是陆家的,就算去了官府,官老爷岂会给我们孤儿寡母做主?”

  周?#19979;?#19968;琢磨,也觉得不太可能,幽幽叹息了一声。

  沈溪却道:“娘,姨,姨父去世了,而且又没有?#25913;感?#24351;,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姨父这一房算是户绝了。根据我大明律令,凡户绝财产,果无同宗应继者,所生亲女承分,无女者入官。”

  “这也就是说,曦儿拥有姨父财产的天然继承权,而姨您则拥有对这财产的监护权。另外,这份产业是姨父通过?#32422;?#21162;力得来的,并不算是陆家祖产,就算那些人也?#31456;劍?#20294;并不是姨父这一户的,根本就没有理由要铺子……只要姨带着女儿没改嫁,没有人可以霸占属于曦儿的家产。”

  周氏听了眼睛一亮,抓着沈溪的手,问道:“憨娃儿,这些话你从哪里听来的?”

  “我……我?#32422;?#24819;的。”

  沈溪知道以他的年岁不该说出这等话来,但这时候为了帮惠娘,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

  沈溪非常清楚明朝的法律,大明各个时代都有争产的案例,丈夫死了留下产业被同姓人所夺,这种事屡见不鲜。

  《大明令?#20998;?#35268;定:?#26696;?#20154;夫亡无子守志者,合承夫分,须凭族长择昭穆相当之人继嗣。其改嫁者,夫家财产及原有嫁妆,并听前夫之家为主。”这一规定明确地把寡妇接管其亡夫的财产与立继联接在一起。这样一来,寡妻不再有权继承其亡夫的财产,并且在法律上有义务为亡夫立继。

  这条法律,正是陆家人敢于找上门来讨要财产的主要仗恃。

  但是,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,现在陆少博这一房虽然户绝,但还有陆曦儿这个亲女继承财产。同时,宁化县城的药铺?#22836;?#20135;,是陆少博?#32422;?#22312;外打?#21019;?#19979;的,算不算是祖产也存在争议,关键是看判案的县令怎么理解。

  “你个臭小子,你才多大年岁,岂会说出这等文绉绉的话来?我问你,是不是教你识字的那位老先生又回来了?”

  周氏瞪了沈溪一眼,然后对惠娘道:“妹妹,要是有那个神通广大的老先生帮忙的话,你的官司就有指望了……那位老先生算无遗策,我们一家人全靠他老人家帮衬,日子才终于安定下来。”

  听了周氏的话,惠娘苍白的脸上有了几丝血色,?#32874;?#27784;溪的眼里满是希冀。

  人心中一定要有希望,本来惠娘都已经俯首认命,现在听说有人能帮她打赢官司,终于又有了?#25296;?#30340;勇气。

  周氏拧起沈溪的耳朵:“快说,是不是老先生回来了?”

  沈溪努力挣脱,一边?#21949;?#26421;一边道:“老先生本来就没走好不好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周氏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,“那还不快带娘去叩谢老先生?咱一家子可受他恩惠不少……现在还?#20204;?#20182;老人家帮你姨争铺子,你可别说不知道他老人家在哪儿。”

  沈溪这下为难了。

  老先生压根儿就不存在,怎?#21019;?#21608;?#20808;?#35265;?

  不过沈溪脑子转得很快,马上道:“老先生之前让我告诉你们说他去省城了,就是不想人打?#20102;?#25200;他老人家修?#23567;?#32769;先生告诉我说,要是有什么事情,他自然会来找我。”

  ?#26696;?#25165;我放学回家,老先生突然出现,他说陆家族人不顾孤儿寡妇,蛮横地前来抢夺家产,简?#31508;?#22825;理难容,所以老先生教给我一番话,让我说给娘和姨听,让你们放心。”

  “老先生还说,只要这官司告上县衙,依照现在的证据,咱们赢定了,说不定到时候老先生还会亲自出来帮忙。”
排球颠球的手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