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寒门状元 > 第十九章 底蕴

第十九章 底蕴

  王陵之对于沈溪所说的武功十分向往。

  沈溪牢牢地把握住了王陵之的心态,把武功给定上了级数,像压腿、竖叉、俯腰、压肩等武术基本动作定为第四等,逐步加深,最高的就是刚才施展的“白鹤晾翅?#34180;ⅰ?#40657;虎偷心”等招式,为的是让王陵之觉得学无止境,能不断向自己提供纸笔。

  沈溪当场教了王陵之?#21018;校?#21253;括腿功、腰功和肩功等内容,这些都是沈溪以前在大学参?#28216;?#26415;社时学习到的基本功。等过段时间王陵之学完,沈溪便准备教他练习扎马步和站梅花桩,用沈溪的话说,这些都是习得上乘武功的基础。

  王陵之见沈溪耍得?#24515;?#26377;样,于是也依样画葫芦地跟着比划。

  马马虎虎练了两遍,沈溪摆了摆手:“时间差不多了,你回去后勤加练习,明天我教给你这些招式在实战中如何运用。不过,你明天带一些宣纸和笔墨过来,我好把武功秘籍默写下来给你。”

  “师兄,真的有武功秘籍吗?是不是学会了,就可以以一敌百?”王陵之悠然神往。

  沈溪淡淡一笑:“就算有武功秘籍,学不学得成还要看你的造化!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?#32781;?#27494;林中人冬练三九夏练三伏,一定要勤学苦练才能有所作为……对了,还有就是最好能识字,否则就算我默写秘籍给你,你看得懂吗?”

  王陵之挠挠头:“这个……还要读书啊?”

  沈溪道:“读不读书倒不打紧,如果你有不认识或者?#24187;?#30333;的字,我可以教你。”

  王陵之点头答应。

  但他也有几分小聪明,心中?#27490;荊骸?#36825;小子一看?#20381;?#23601;穷得叮当响,哪里有钱读书?我明天拿纸笔给他,试试他会不会写字……要是能写,说明他另有际遇,或许真有名师?#20613;跡?#27494;功秘籍想必也是真的。”

  想到这里,王陵之学着沈溪抱拳行礼,然后拿着他的竹棍一溜烟跑了。

  晚上吃饭的时候,沈明钧让人带话过来说要晚些才会归家。饭桌边只有周氏和沈溪、林黛三?#32781;?#26519;黛看着周氏,欲言又止,周氏很快便察觉有异,?#23454;潰骸?#40667;儿,你?#34892;?#20107;?”

  林黛看了沈溪一眼,正准备打小报告,桌下却被沈溪踩了一脚。沈溪抢先道:“娘,今天做的菜味道稍微寡淡了些,可能不怎么合黛儿的胃口,要不……娘去加点儿盐?”

  尽管嫌麻烦,但心疼儿子和儿媳的周氏还是站了起来,嘴里埋怨:“你们两个小祖宗真不好伺候。要是在?#19968;?#26449;,想多吃一粒盐都不?#23567;?#22909;在如今咱们单独过了,上午我才从市集买了些盐回?#30784;!?br/>
  等周氏端着青菜离开,沈溪指着林黛,恐吓道:“不许乱说,不然以后我不帮你打?#31561;?#20102;。”

  “哼。”

  林黛侧过头哼了一下,?#25376;行?#19981;以为然,但最后她?#23637;?#27809;把王陵之的事告诉周氏。

  第二天上午,王陵之老早就跑过来学武,怀里揣着厚厚一叠宣纸,手上拿着笔墨,墨是上好的徽墨,非常难得。看来王家对族中子弟的教育极为重视,从文房四宝的配备便可知道一二。

  “师兄,东西我拿来了,你不是说要默写武功秘籍给我吗?我先看你如何镌写武功秘籍。”

  王陵之有意?#34164;劍?#27784;溪略一回味便察觉出来了。

  但沈溪看了王陵之送来的笔墨纸砚,非常满意。

  有了这些纸,只需用特殊工?#25112;?#20854;压成可以镌写书画的厚纸,沈溪的赚钱大计便实现了一半。等书画作好,还得进行做旧处理,到时候那些欠缺的诸如石灰、木炭等材料,都可以让王陵之想办法。

  沈溪点了点头:“好,我先默写?#21018;?#32473;你,就怕?#34892;?#23383;你不认识。”

  随后,沈溪和王陵之走出院子,来到王家后花园围墙外面的小树林……之所以来如此隐秘的地方,在于沈溪怕被母?#23383;?#27663;看到,又或者林黛发现后告刁状,破坏他的发财大计。

  小树林中央的假?#33050;裕?#27784;溪把宣纸铺在一块青石板上,让王陵之?#24515;?br/>
  王陵之平?#25307;?#23383;很少?#24515;?#25226;双手弄得黑漆漆的也?#22351;?#22909;墨汁。

  “笨蛋,看我的。”沈溪从青石板旁边的破瓦瓮里弄来水,亲自动手研起墨,仅仅只看动作就非常规范。

  沈溪把墨研好,用笔沾上墨汁,在宣纸上一板一眼地写起?#30784;?br/>
  王陵之跟着读:“天下武……什么,无什么不什么,什么快不……后面是什么字?”

  沈溪没好气道:“天下武功,唯坚不破,唯快不破,连这样简单的字都不认识,怎么学习上乘武功?回去后记得跟先生多学几个字,回来才能更好地钻研武功秘籍。”

  王陵之?#27490;荊骸?#24618;不得爹和先生都让我读书,原来会识字才能学得上乘武功。”

  沈溪摇头一笑,读书是为了学习上乘武功,王陵之这逻辑也真够奇葩的。不过这正是沈溪需要的,最好让王陵之对武功彻底痴迷,这样才能让王陵之听从他的指?#23613;?br/>
  沈溪镌写的“武功秘籍”字数不多,全是沈溪以前在武侠小说里看过的,而且他故意把字写得歪歪倒倒,不然会让人怀疑他一个胎毛尚未褪尽的稚子怎能写得一手漂亮好字。

  “今天就写这么多,这可是上乘武功心法,你要背熟了……我教给你的招数是实战运用,要将心法和招数配合起来才能无坚不摧,无招不破。”

  王陵之看着纸上的字,竟然有一大半他不认识,虽然刚才沈溪读了一遍,但就算记下来也不理解,当即苦着?#24120;骸?#24072;兄,这秘籍上说的是什么?”

  沈溪正想把宣纸收拾好免得被人看到,听了王陵之的问题,?#34892;?#19981;?#22836;常骸?#20320;想啊,武功怎样才算高超?如果你能练成金钟罩、铁布衫,刀枪不入,那你怎么输?别人快,你就比别人更快,对方看你的招数眼花缭乱根本没时间考虑你下一招,以快打快,那赢的人肯定是你。”

  王陵之默默思索,越琢磨越有道理,很快便对沈溪佩服得五体投地,再也不?#19968;?#30097;沈溪的武功是瞎编的,他心中暗道:“要是我?#34892;?#33021;见到这位很厉害的师傅就好了。不过现在有师?#32440;?#20063;不错,我一定要好好学,到时候让所有人大吃一惊。”

  王陵之把“武功秘籍?#31508;蘸梅?#22312;怀里,迫不及待道:“师兄,干脆你再教我?#21018;?#21543;,我回去多加练习,以后咱俩一起闯荡江湖。说书先生说的那些大侠都是这么做的。”

  武侠文化到了明代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,随着魏晋六朝志怪小说、唐传奇和?#26410;?#35805;本的?#20013;?#21457;酵,到当代施耐奄写出?#31471;?#27986;传》时已经发展到一个高峰,所以王陵之有此志向一点儿也不奇怪。

  沈溪点了点头,随后又随便教了王陵之?#21018;校?#36825;次他用的是跆拳道的一些基本动作,?#34164;?#33050;为主。等施展完,沈溪道:“华夏武功,?#24515;?#25331;北腿的说法,我教给你的这?#21018;?#26159;北腿的精髓,你学会了回去多加练习。”

  王陵之试着踢了两脚,虽?#24187;?#26377;沈溪那么规?#21486;?#19981;过他还是兴高采烈,不多?#26412;?#36305;回家练习去了。

  沈溪拿着笔墨纸砚回到家中,进门前先探头小心翼翼看了下,发现院子中没?#32781;?#20110;是三两步到了房门洞开的?#28216;?#25151;,打开事先准备好的一口木箱,把东西放了进去,这才轻吁一口气。

  他不想太早暴露自己的计划,除了没法解释会读书识字,还有就是事情没做成之前,除了惹来嗤笑不会有什么好结果。

  如今周氏还没到?#26757;?#24215;去做针线活,要是以后每天都去上工而?#20381;?#21482;剩下林黛和他,做事就方便多了。

  另外,压纸最好有专门工具,沈溪缺少工具只能就地取?#27169;?#24471;花时间把宣纸用水浸湿,先铺一层在平整的地方,再一层层重叠好,以四层为佳,最后用干净的重物压上去,等压得差不多了再拿?#25945;?#38451;地里晒干。

  做这些事,不是旦夕之间能完成,反正他年纪还小,留在城里也不用做事,最多拿扫帚打扫一下院子。等周氏上工,要是连林黛都一并带过去学针线活的话,他就可以无所顾虑了。

  次日一早,周氏果然带着林黛去了?#26757;?#24215;,这下沈溪终于自由了。

  从这天开始,每天王陵之都会过来学武功,顺便带上一叠宣纸。

  初时王陵之还对沈溪?#34892;?#25269;触,担心自己被人忽悠了,但随着学到的东西越来越多,王陵之对沈溪佩服得五体投地,到后面两人已经像真正的师兄弟一样亲密无间了,甚至王陵之还主动帮沈溪压纸。

  “师兄,把这些纸弄得这么厚有什么用?不都是写字吗,纸张薄一些不是能多写些字吗?”王陵之对压纸很不理解,不由?#23454;饋?br/>
  沈溪故作神秘:“你不懂,这是师?#21040;?#32473;我修心养性的方法,等你武功学得差不多了,也要培养平和的心态。懂了吗?”

  王陵之一个小孩就知道玩,心性什么的他才不管。但他又觉得沈溪说的好有道理,居然对什么都不知道的“心性?#20415;?#25004;起?#30784;?br/>
  就这样过了十多天,沈溪已经用压好的纸画好几幅画,全是模仿“元四家”之一的王蒙的作品。

  王蒙,字叔明,号黄鹤山樵,湖州人。外祖?#21018;?#23391;頫、外祖母管道升、舅?#21018;杂骸?#34920;弟赵彦徵都是著名画家。本朝初年王蒙出任泰安知州,因胡惟庸案牵累,死于狱?#23567;?br/>
  王蒙能诗文,工书法。尤擅画山水,兼能人物,字画在当朝流传甚广,推崇并私下收藏的人非常多,加上交通不便,年代稍微?#36855;?#19968;些别人也很难考证真?#34180;?br/>
  若要拿那?#33267;?#20256;了几百上千年的传世名作来作赝,一来是沈溪以手头上的工具不可能做旧做到天衣无缝,更重要的是别人不会信那样的重宝会出现在小小的宁化县城。

  最初几幅,沈溪都不太满意。虽然以他的技术,一般的书画藏家已经很难辨别真伪,但他要?#38750;?#30340;是精益求精,必须拿出一幅作品来跟原作摆在一起也分不出真假,这样才是作赝的最高水平。

  ?#19978;?#36215;来容易做起来却很困难。

  眼看到城里已经快半个月了,周氏也在?#26757;?#38138;做了十来天的工。这天下午,周氏回家,拉着沈溪到房里:“我跟你爹商量好了,明天城西有个老先生开课,教未发蒙的孩子认字,你也去……一定要好好学,不能?#20960;?#23064;的期望,知道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沈溪点了点头。

  林黛委屈地嘟起了小嘴:“娘,黛儿也想学识字。”

  沈溪见周氏变了?#25104;?#36830;忙道:“黛儿,你看这样行不行,我去学堂学会识字,回来再教给你……你觉得怎样?”

  周氏一听非常高?#32781;?#25293;着沈溪的小脑袋瓜:“你个憨娃儿倒是挺聪明的,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对啊,你学会了回来教给你?#25004;悖?#36825;样咱?#20381;?#23601;多一个识字的,以后写书信也不用再求人了!”

  <ttp://>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?#21387;?#20020;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</a>
排球颠球的手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