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寒门状元 > 第十二章 进城

第十二章 进城

 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,沈溪忽然感觉眼前一片模糊,思绪变得飘忽不定,刚开始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变化,待醒悟过来时,天地已是一片混沌,朦朦胧胧看不到尽头。

  沈溪前世死后也曾经历过一段虚幻的梦境,感觉自己化作一片星云,满世界晃荡,如游魂般,不知过了多少年月,后来,经过不断吞噬其他星云体,自身慢慢壮大,意识逐渐变得清晰,最后机缘巧合之下,才附身于从桃树上跌下失去意识的沈溪身上。

  这些先且不说,此时沈溪眼前一片虚无,就好像前世他刚死去时?#21069;悖?#21807;一不同的是,此时他的思路极其清晰。

  惊讶之后,沈溪稍稍定了定神,瞪着一双眼睛,仔细观察四周的一?#23567;?br/>
  看着看着,远处忽然闪过一道红光,稍?#38405;?#31070;,沈溪马上便察觉那红光并?#24039;?#30005;那样的血红色,而是清雅的淡红,下意识地凝聚目力望去,眼前景物变得越来越清晰。沈溪发现自己的精神似乎能够穿透迷雾,因?#24605;?#20013;目力望去,结果出人意料。

  眼前出现了?#24187;读?#23376;,沈溪方才看到的红光,便是莲子顶端那一抹晕红。眼前宝气庄严的莲子,好像也在往自己的方向靠近,沈溪心生疑惑,伸出手去摸,却怎么也摸不到。

  正当沈溪脑海中充斥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时,身上传来一股推力,只觉意识开始往下坠落,随后眼前一片漆黑。

  “你……哥哥……你怎么了?#20426;?br/>
  耳边传来稚嫩而焦急的声音,沈溪连忙晃了?#25991;?#34955;,努力睁大眼睛,只觉两眼酸涩一片模糊,刚要站起,却觉得身体异常虚弱。

  沈溪极力敛去脸上的震惊之色,眨眨眼看看林黛正扯着自己袖子不停摇晃的小手,再看看她那俏脸上涌现出的担心和忧虑,暗道莫非这小妮子就是方才自己看到的莲子?

  这不科学!

  不过不科学并不代表不存在,自己前世今生的经历,就是最好的证明,除非这一切都只是庄周梦蝶!

  沈溪没有纠结这个问题,因为永远没有答案。整个?#24605;似?#32047;,沈溪强撑着站了起来,对林黛笑笑:“很好,以后都要叫我哥哥,明白么?#20426;?br/>
  “哦,哥哥,你刚刚怎么了,你的脸色一点儿血色都没有,好像生病了一样。”

  沈溪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,摇头否认:“没有,就是?#32999;虑?#24819;得?#34892;?#36807;于深入了……好了,我现在正犯困,想要睡觉了。”

  林黛一脸疑惑地看着脱掉鞋子爬上床靠在周氏臂弯?#19978;?#30340;沈溪,紧蹙黛眉,俏丽的小脸上满是迷惑不解。

  沈溪躺在床上,并没有立?#27492;?#36807;去,心中惊涛骇浪,却偏偏无法倾述和表现,琢磨许久,揣测刚才看到的莲子,是不是林黛的本体?

  人有本体这件事虽然听起来挺玄乎,可沈溪前世博览群书,很多不为人知的东西他都知道,其中某本?#20113;?#31867;传记中便介绍过能够看到他人本体的异能者。

  所有医生都认为这个异能者?#21152;?#31934;神方面的疾病,认为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凭空臆测出来的,全是幻觉,而那本传记的作者则坚定不?#39057;?#35748;为,那个精神病患者确?#30340;?#22815;看到人的本体,因为无论是谁,那个人只需见上?#24187;媯?#23601;可以准确说出对方的性格特点,就算是完全陌生的人也不例外。

  沈溪本来并不相信,只是当成一则趣闻,可前世当他死去变成星云体那一刻起,沈溪就明白并且坚信,这个世界什么?#34385;?#37117;有可能发生,什么都有可能存在。

  “难道自己能够看到其他人的本体?#20426;?#27784;溪暗暗思忖,可当他睁开眼看向周氏时,却什么异象也没有,难道真是幻觉?

  不可能,方才的一切太过真?#25285;?#22914;果那是幻觉,沈溪就该考虑是不是要怀疑人生了。

  那微泛红光的莲子究竟代表什么?

  沈溪不断?#39318;?#24049;,但这会儿他的精神已经愈发疲惫,渐渐的,沉入睡梦?#23567;?br/>
  ……

  ……

  第二天,直到太阳刚跳上山?#20572;?#21608;氏才带着沈溪还有林黛上路,一行三人朝县城而去。

  半道上有个往县城送柴禾的好心?#24605;?#21608;氏带着两个小孩行走不易,便让三人上了他那辆破破烂烂的牛车。

  “大侄女,这两个娃娃都是你家孩子么?长得可真漂亮。”

  驾车的老汉看见沈溪与林黛虽然出身贫苦,但粉雕玉琢,说不出的可爱,一边挥鞭,一边笑着问道。

  周氏闻言脸上满是得色,点头笑着说:“你瞧瞧他们俩谁才是我亲生的?#20426;?br/>
  沈溪狠狠地翻了个白眼,周氏瞪了瞪他,只听那赶车的老汉笑着说:“这还用猜么,当然是那小子了,还有一个女娃儿是你家的养媳吧?这般俊俏,价钱一定不?#20572; ?br/>
  老汉的话听得沈溪一阵皱眉,但却不能否认这个事?#25285;?#21608;氏轻笑一声,轻搂着林黛,笑道:

  ?#20843;?#21834;,原来是路边的一个乞儿,我见她?#38378;?#20415;收养下来,却没想到会有这等好事,这不,我现在把她当作自己?#22368;?#22899;养着,哈哈。”

  说完,周氏十分满意地捏了捏林黛的小脸蛋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  林黛与周氏很亲,最?#19981;?#19982;她说话,反倒?#30475;?#19982;沈溪说话结结巴?#20572;?#26174;得十分紧张。

  一路上周氏与那老汉有说?#34892;Γ?#19981;知不觉间已经是下午申时,天空的太阳开始向西边倾斜。

  坐了大半天颠簸的牛?#25285;?#27784;溪只觉得浑身都快被颠散架了,屁股火辣辣的,比周氏打了一百下还要来得疼。

  “两个孩子是第一次到县城吧?再往前走片刻,就是城门了,老汉我不进城,就在这儿道别吧……嘿,两个娃娃,坐车感觉怎么样啊?#20426;?br/>
  周氏带着二人下了牛?#25285;?#22909;一番?#34892;唬?#30446;送老汉从岔路远去,沈溪?#34892;?#21035;扭地揉着自己的屁股,一个劲儿喊疼。

  周氏不由冷笑:“方才你怎么不叫疼?下了?#25285;?#23047;病反倒发作了?#20426;?br/>
  沈溪鼓着嘴,不满地解?#20572;骸?#23064;,咱们家可是书香门第,?#24605;?#32769;爷爷好心好意带上我们,如果我还抱怨他的牛车太颠,?#20808;思?#24515;里一定会难受的。”

  周氏听沈溪如此说,哼了一声:?#20843;?#20320;小子会说话。”

  沈溪坏笑一下,将目光?#26029;?#26519;黛,脸上笑意愈发促狭:“娘,我媳妇儿屁股肯定也颠坏了,我给她揉揉……”

  他的话还没说完,林黛已经躲到周氏身后,怯生生地捏着周氏衣角,一脸羞红地探出个脑袋看过来。

  “?#24515;?#32993;说?#35828;潰 ?br/>
  周氏一把提起沈溪的衣领,随即拧着他的小耳朵做了个九十度的旋转,沈溪顿时惨呼出声。

  林黛用小手捂着嘴,?#20302;?#31505;了起来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周氏十?#31181;?#37325;地一手牵着沈溪,一手拉着林黛,一边朝城门口走去,一边不断地叮嘱:“憨娃儿,黛儿,城里人多,一会儿你?#24378;?#21315;万要跟紧娘,别走丢了,知道吗?#20426;?br/>
  沈溪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,林黛则十分乖巧地回答:“好的,娘。”

  周氏看着沈溪那漫不经心的样子,心中暗道奇?#37073;?#24819;当初自己还是黄花大闺女时,进城前三天都没睡好觉,不知道有多高兴,这臭小子倒好,跟个没事人一般。

  想了想,周?#20808;?#19981;住道:“憨娃儿,进城后,要是敢大呼小叫,掉了老娘的面子,回去看我不削你。”

  三人携手走了约一刻钟,便看到远处算不上高俊雄伟的城门。

  沈溪目力极好,凝视之下,只见城门上方刻着两个篆体大字“宁化”,沈溪前身毕竟是大学教授,学?#26179;宄担?#23545;于两个篆体字毫不陌生。同时,沈溪前世曾经到宁化收集过一段时间文物,对这个地方的历史略有了解。

  宁化历史悠久,唐乾封二年以黄连峒?#27809;?#36830;镇,开元十三年升为县,后改名宁化县,在明初隶属于福建省汀州府,沈溪?#19988;?#20013;这时的汀州,共有八个县,宁化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“臭小子,看傻了吧?这城楼高不高,大不大?老娘当初第一次进县城,那可是惊了好半晌才?#20174;?#36807;来。”

  “?#19978;?#21681;不是城里人,进出城门都要小?#27169;?#37027;些官爷容易过来要路引,要是没有的话就会要求缴纳城门?#21834;?#20320;说咱又不是生意人,进城交税多亏得?#29275;俊?br/>
  周氏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的陈年往事。

  沈溪很想告诉周氏,若是再过几百年,莫说是县城了,就连一般的小镇也要比这县城气派得多。高楼大厦车水马龙先且不说了,就连一般的楼房,那在?#31508;?#20063;该是诗人骚客口中的琼楼玉宇吧?

  ***********

  PS:新的一周到了,天子求推荐票和收藏!另外,请书友们广而告之,帮忙宣传一下天子的新书!

  拜托啦!

  <:="">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;</:>
排球颠球的手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