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寒门状元 > 第六章 争夺

第六章 争夺

  沈家正房西屋。

  四伯沈明新上前拉了拉冯氏,语气略显责备:“两位嫂子在上,咱们作为小的,你怎么这般不懂事?不准哭了,入学的事,咱们别讨论了,六郎若有那个命,自然会有,如果没有,就算你再哭,又有什么用?”

  “命是人争的,你就知道什么都不争。”

  冯氏的话还没有说完,坐在沈溪对首的沈六郎沈元目?#34892;?#28385;泪水,乖巧地拉了拉冯氏的袖子,轻声道:“娘,你别哭了,孩儿不读书就是了。”

  冯氏连忙收起眼泪,轻轻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,说道:“既然二嫂与三嫂说了,我也不再说其他的,不过谁也别想让我放弃。”

  二房钱氏得逞般一笑,道:“妹妹,我们也没说不让你争,只是咱们都是一家人,这?#21019;?#30340;事情,以后供养孩子读书,都得我们一起出钱出力,总不能随随便便就定下来吧?还是再讨论讨论吧。”

  话毕,一直悠哉悠哉坐在一旁的大伯母王氏笑着说:“大家莫伤了和气,孩子入学,其实我一?#26412;?#24471;二房的五郎永祺比较合适,但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,我也不多讲什么了……”

  王氏的话还没有说完,沈溪他老娘便发作了,霍然站起,指着王氏的鼻子怒气冲冲质问:“大嫂,你是不是觉得我家小郎根本就没有机会入学?”

  王氏连忙苦笑一声,摇头说:“妹妹,这不是小郎小么??#35762;?#30340;话你若是听得不痛快,便当我没说。”

  周氏瞥了一眼不远处的二伯母,冷哼一声,气鼓鼓地重新坐下。

  又过了半个时辰,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,油灯已经点亮,显然这一家子是打算来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,只不过,老太太终于张开双眼,看着争执不休谁也不愿让步的家人,打了个哈欠,道:“这都多久了,你们还没定下来?我这一把老骨头都要生锈了。”

  三房孙氏走到老太太身前,努力挤出笑脸:“娘若是坐不住了,便起来活动活动筋骨,若是困乏了,?#28982;?#25151;去好好歇息吧。”

  老太太笑呵呵地拍了拍孙氏的手,说:“你呀,你?#30340;?#30606;掺和什么?你家四郎已经十岁了,还未启蒙,能跟得上学业吗?况且他打小淘气惯了,上次将家里的典籍拿出去折纸鹤,气得我不?#23567;?#23601;算是让他去县里私塾,教书先生还不收这样惫懒的学生呢。”

  简简单单几句话,便将孙氏判了无期徒刑。

  沈溪忽然?#34892;?#20329;服这个老太太了,却见她叹息一声,满是皱纹的手紧握着孙氏的手:“这?#25991;?#23601;别掺和了,赶紧再给我生个小孙子才是正理。”

  孙氏闻言,低下头黯然道:“娘,我不想生,生了孩子没有书读,一辈子做牛做马,还不如不来这世上受罪。”

  老太太脸孔登时板了起来,喝斥道:“你们这些年轻人,怎的比我这把老骨头还糊涂?咱们家不管哪房孩子做了官,都不会数典忘祖!”

  “家道?#34892;?#20102;,你还怕自家孩子受苦?到时候,随便给你家四郎安排个闲差,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?”

  见孙氏还?#34892;?#19981;开心,老太太脸色一正,松开她的手,颇为严肃地道:“你们不要以为读书是什么好差事,天底下有多少学子,那是真正的寒窗苦读数十载,到最后呢?没有考上功名,?#20960;?#20102;一生,穷困?#23454;?#32773;有之,郁郁终生者更是不在少数。”

  “现成的例子摆在你们眼前,大郎二十多岁便考上秀才,有了朝廷的?#26021;蓿?#21487;那又怎么样?一朝没有中举,便是睡也睡不踏实,吃也吃不香。”

  “一旦进学,莫说是十载,就算是五十载,也得咬牙坚持下去,除非你能中举,?#21364;?#26102;机补缺为官,否则,不到进?#32771;?#31532;光宗耀祖,就没有回头?#25151;?#36208;。”

  孙氏身子微微颤了一下,今天老大沈明文被强行?#24466;?#38401;楼的场景依旧浮现在脑海中,随后不时传来的沉郁呐喊几近疯狂……

  “娘,我不争就是了。”孙氏低着头如此说道。

  “好了,按照你们这样自说自话,到明天也讨论不出个子丑寅卯来……这些孩子中,老四家的六郎有天赋,老二家的五郎平时最?#19981;?#36319;在永?#31185;?#32929;后面,应该能识字,还有就是老五家的小郎,就这三个,你们?#21448;?#36873;一个出来吧。”

  老太太说罢,重新坐下,目光炯炯地看着众人。

  沉寂良久,四房冯氏看着沈溪老娘,咬了咬牙:“妹妹,我觉得小郎年纪还小,能不能先把这个机会让给……”

  她的话没有说完,周氏便摇头拒绝:“四嫂,小郎今年快七岁了,已经不小了。”

  众人又将目光投向老太太,显然是?#20154;?#32769;人家发话。

  沈溪看着老祖母,心中忐忑不安,可又不敢说话,只能用他那满含期冀的目光看向李氏。下午特地跑去正房听李?#32447;爰页#?#20063;表明了会辅佐兄长的态度,他总是想看到些成效。

  也是沈溪运气不错,正卖萌间,正巧老太太看向他,当下只听老太太笑了笑,稍稍沉默片刻,看了一眼一?#36784;?#24352;的冯氏,随即说:“我看……小郎?#21152;?#38388;透着股灵动劲儿。”

  沈溪闻言,心中大喜。

  只是老太太的话,似乎并没有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,她的话音才落下,二房钱氏便连忙急声?#30452;媯骸?#23064;,小郎年纪那么小,我倒是觉得,若是我家五郎更为合适。”

  “呵,我也就是说说我的看法,具体的,还是你们选出一个人来,我说过了,读书不是一朝一夕,要培养一个读书人,花?#20005;?#32791;巨大,所以……你们选吧,选出来,就别后悔!”

  沈溪闻听此言,心中顿时凉了半截,看了一眼不远处黑着脸的老娘,心中苦笑连连。

  “我认为我家六郎就是合适读书。”

  冯氏坚定无比地道,一旁的三伯母孙氏见自己的儿子没了指望,也跟着点了点头,显然与四房站在了一起。

  老太太笑吟吟地道:“好了,三房四房选六郎,你们大房、二房和幺房,也各选一个吧。”

  沈溪低下头,暗中长叹一声。

  沈溪明白,这一次凶多吉少了,六郎如今已握有两票,除非二伯母钱氏和大伯母王氏能选自己……王氏或许还有可能,可二伯母怎么?#19981;?#36873;五郎永祺的。

  果不其然,钱氏毫无疑问选了自家孩子,当下,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大房王氏,她这一票?#20937;?#37325;要。

  沈溪用天真无邪而满怀期待的目光看着她,只是王氏却一点儿也不照顾沈溪那可怜的小眼神,毅然决定将票投给五郎。

  沈溪苦笑不已,暗道这人真是不念旧情,平日里自家借了她那么多钱,却偏偏不投自?#28023;?#21453;而投给老五。

  正当沈溪心中郁闷颓然,无处宣泄之际,却听他那个生性火爆的老娘,索性破罐子破摔,顺水人情得罪人的事情一点儿也不显生疏,冷着脸,瞥了一眼王氏,说道:“我投六郎。”

  淡淡的一句话,引来四房冯氏感激的眼神与二房钱氏的抗议:“娘,你看她,她的那票不能算。”

  老太太笑吟吟地摇了摇头,说:“好了,你别吵了,老幺正好在县城王家做事,我已经写信给他了,这会儿应该已经收到,等到他回?#29275;?#21439;城的事就交给老幺去办吧。”

  说罢,老太太起身拄着?#29031;齲?#36731;声念叨一声“?#19978;?#20102;”,便在冯氏的搀扶下离开。

  <:="">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;</:>
排球颠球的手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