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寒门状元 > 第四章 沈家往事

第四章 沈家往事

  走进正房,沈溪看了?#21019;?#22530;中央供桌上列祖列宗的牌位,几步来到老太太的房间前。沈溪探着小脑袋,见祖母正坐在洞开的窗户下,眯着眼缝补着什么,当下不敢大声惊扰,只是轻轻敲击了一下木门,怯生生道:“祖母。”

  老太太见有人来,?#34892;?#33392;难地转过身,见是沈溪,乐呵呵招呼:“小孙儿,怎么有空来祖母这儿?不会是又被你娘揍了,来祖母这里避难吧?#20426;?br/>
  被提到之前的糗事,沈溪?#34892;?#33148;腆地笑了笑,摇头道:“没有,?#38405;?#20043;后我都不敢不听话了,我是特意来给祖母请安的。”

  老太太闻言更加高兴,将手中的衣物和针线放好,起身乐呵呵地走到门前,蹲下身子想要将沈溪抱起来,却感觉?#34892;?#21147;不?#26377;模?#24403;下拍了拍沈溪的屁股蛋子,满是皱纹的脸上?#34892;?#35768;感慨:“小东西,沉了好多啊。”

  沈溪连忙踮起脚试图去扶老太太的手,不过由于个子太矮,只能别扭地举起。

  老太太咧嘴笑得很开心,把他的小手抓住放下,然后摸着他的小脑袋瓜走到椅子边,坐下后满是感慨地说:“祖母老啰,就连小孙儿也抱不起了,唉……”

  看着祖母老态龙钟的样子,沈溪违心地说:“祖母,你一点儿都不显老,我看你身体硬?#39318;拍亍!?br/>
  其实老太太今年才五十出头,却已经白发苍苍,满面皱纹,与后世的人相比,确实显得老上很多。

  “小孙儿还会说好听的话?#22235;兀?#21596;,长大了……孙儿都长大了,祖母能不老么?#20426;?br/>
  沈溪不想在年纪这方面多说,便笑着说:“祖母,孙儿觉得您一点都不老,祖母一定会长命百岁。”

  老太太呵呵笑了起来,十分开心,谁不?#25954;?#21548;?#27809;埃?#26356;何况是孙子讲的?#27809;啊?br/>
  “祖母,孙儿想听你讲以前的故事。”

  “呵呵,小孙儿怎么想听以前的事情了?莫不是转性了?我记得以前你最不?#19981;?#21548;祖母唠叨了。”

  沈溪?#34892;?#19981;好意思地低下头,随即仰起脑袋看向老太太,咧嘴露出一排雪白的小牙齿:“祖母,以前是我不懂事,祖母要是有精神,便与孙儿?#27493;?#21543;。”

  老太太笑吟吟地点了点头,随后低头叹息一声,浑浊的眼睛?#34892;?#21521;往,悠然道:“小娃娃,以前祖母刚嫁进沈家那时,沈家家大业大,在本县,就连县太爷见到咱们沈家人也要对咱们作揖致礼……虽然时过境迁,但沈家的辉煌依然历历在目。”

  “?#19978;?#21834;,当年你大爷爷整日游手好闲不做正事,吃喝嫖赌……你年纪还小,这些不需要知道,总之后来你爷爷兄弟四人,闹了矛盾,便分家了。唉,沈家的家产,你二爷爷到你爷爷兄弟三人,加起来只继承了不到一成,说得好听点儿叫做分家,说的不好听,那就是给你大爷爷赶出家门了。”

  “你们这些小辈就是做?#25105;?#24819;不到,当年咱们沈家产业之大,?#19978;?#21834;,最终都被你大爷爷给败光了。”

  沈溪闻言,?#34892;?#22909;奇的歪着脑袋,咬着小手指问:“祖母,以前咱们家是不是每一天都可以吃肉,不用吃?#23433;恕?br/>
  老太太看着沈溪童真可爱的样子,慈祥地笑了:“莫说是吃肉,但凡天上飞的,海里游的,地底下不出来的,山珍海味,应有尽?#23567;?br/>
  沈溪被老太太说得?#34892;?#39307;了,咽了口口水,问:“祖母,咱家以前有那么多钱?#20426;?br/>
  老太太哈哈一笑,摸着沈溪的小脑袋瓜:“岂止是有钱,县城最热闹的街道临街的门面,有三四成都是咱沈家的,可这些对于?#31508;?#30340;沈家来说也算不得什么,你说咱家富不富?#20426;?br/>
  “祖母,那些房子是哪里得来的?#20426;?#27784;溪很好奇。

  “你太爷爷曾是朝廷正五品的命官,虽最终未做成四?#20998;?#24220;,可你想想,那可是五品大员,掌管一府盐、?#25954;?#21450;清理军籍、抚绥民夷,咱们县的官吏如何不忌咱家?所以,咱们要买房买地,自然都是大行方便……其实这不算什么,只要当官,你就能把一两银子变成一百两,如此周而复始,钱财这等身外之物,自然水到渠成财源滚滚来,你还小,不太懂这些,等你长大些自然就明白了。”

  “那时候咱们沈家可大气了,私廪咱们就有七处,丰年收粮,灾年也不抬高粮价,赈济乡民,还摆上粥铺。历任县令时常到咱家来,说是叙家常,但其实也是想让咱家能多帮衬些,为他们仕途铺路,朝中可有不少从咱们县出去的大员。”

  “?#19978;В?#20320;大爷爷不争气,将这些人全得罪了,现在断了来往,唉……现如今且不说县城,就咱这一脉,除了几十亩田土,也就这大宅子了,你爹爹更是到其他家去做工……你瞧瞧,都落魄成什么模样了?#20426;?br/>
  沈溪知道这个世界讲究长?#23376;行潁?#23265;长子继承家业是顺理成章的,所以没有什么疑惑,反而觉得这事正常得很。

  “沈家偌大的家业,在你大爷爷手里是真正破败了,如今,虽然咱沈家依然?#34892;?#20135;业,可比起以往,算得上是日薄西山,四房加起来读书的只有寥寥几人,无一人中举,这才有如今的境况。”

  “你大爷爷家的大堂伯为人敦厚,这十几年为了振兴沈家,算得上是殚精竭虑,只?#19978;?#20182;为人太老实,以至于沈家至今没有大的起色,不过这?#34917;?#19981;?#22235;?#22823;堂伯,他有长者之风,沈家在他手里比起在你大爷爷手里时,好了不止一倍……”

  看到老太太沉缅往事的样子,沈溪心中也?#34892;?#21775;嘘,当下眼珠子转了转,笑着说:“祖母,待孙儿长大后,一定帮大哥重振家业。”

  老太太闻言一时间没有?#20174;?#36807;来,怔了半晌之后,才开怀无比地大笑道:“好孩子,好孩子,你有志气,祖母心中就宽慰了。”

  沈溪的话确实令老太太对他?#34892;┕文?#30456;看,最令老太太吃惊的莫过于沈溪并没有直接说要自己重振家业,而?#21069;?#23478;中长子重振家业,这其中意味,正中老太太下怀。

  沈家?#19968;?#26449;这一脉,既然祖父不想分家,祖母自然继承夫志,想将沈家捏成一团。小儿子,大孙子,老太太的命根子,?#19978;?#26446;氏的小儿子,也就是沈溪的父亲沈明钧为人古板正直,未得老太太?#19981;叮?#38271;子和长孙就成了李氏的命根。

  随即她可能又想起了大爷爷,笑着说:“小孙儿,等你们长大了,若是你大哥不争气走了歪门邪道,你不必客气,就将他关到阁楼中,让他好好反省,有人问起,就说是祖母?#24895;?#30340;。当年,要不是你的几位爷爷太过宠着你大爷爷,他也不至于堕落到那?#28982;?#35806;地步。”

  又陪老太太聊了半个时辰,沈溪见她连打几个呵欠显得困倦不堪,便起身告辞。

  李氏透过门帘,目送沈溪的背影消失不见,随后转头望向堂屋中的供桌,嘟囔道:“长?#23376;行潁?#20294;都是孙儿,只要为了沈家好,有什么不妥呢?#20426;?br/>
  “沈家已经三代未出像样点儿的人才了,再这么下去,恐怕长房那边也维持不了几年了。老东西,当年你要是争点气,我何至于此啊?#20426;?br/>
  桌上供的是先祖的牌位,也是李氏一辈子的桎梏。

  ……

  沈溪走出老太太的正房之后,径自回到自家住的西南角?#28023;?#35265;周氏正在院中打扫,便笑着上前:“老娘,不好啦……”

  周氏见他回来,当下抬起头狠狠瞪了他一眼,语气凶狠道:“到哪儿去闹腾了?一回来就瞎嚷嚷。”

  沈溪嘿嘿一笑,上前拉了拉周氏的袖子,道:“娘,大伯被关进阁楼,我的书读不成了。”

  周氏闻言,先是一愣,随后一把丢掉手中的扫帚,脸色未变,声音却快了起来:“你怎么知道的?#20426;?br/>
  沈溪撅着嘴道:“我亲眼见到的。”

  周氏低头皱眉许久,最后叹息一声,又捡起扫帚,道:“没好命的憨娃,没书读了,你还这么高兴?别告诉我你不想读书,老娘非揍死你不可。”

  “娘,我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哦。”

  周氏白了他一眼,恶狠狠地蹲下身子,捏着沈溪的脸蛋,威胁道:“小兔崽子,这才多大?就敢钓老娘胃口,给老娘说清楚!”

  沈溪咿咿呀呀地连喊了?#24178;?#30140;,周氏罢手,沈溪这才捂着脸道:“娘,祖母说要从咱们四房中选一个娃娃,送到县城的私塾去读书。”

  周氏闻言大为惊喜,自顾自地欢喜了半天,才问道:“娃儿,你说的是真的?#20426;?br/>
  沈溪点头道:“嗯,我刚刚还去见过祖母。祖母说了好多事给我听,还夸我有志气。”

  周?#29616;?#37325;地点了点头,道:“那可是县里的私塾,娃,娘这一辈子,结婚前买嫁妆去过一趟县城,后来去王家见你爹爹又去过一回,总共才两回……你可一定要争气,你去县里读书,以后老娘就可以经常借着去看你的名义,到县城去……看你……了……”

  沈明均老爹做工的王家就在县城,沈溪闻言,毫不留情地戳破:“娘,你是想去城里见我爹吧?#20426;?br/>
  周氏又一瞪眼,道:“你个憨娃,管得倒是挺宽的,是不是皮痒了?#20426;?br/>
  看到周?#38386;?#24052;巴的样子,沈溪连退两步,笑着说:“哪儿能啊?娘,你放心,以后我读好了书,做官之后,别说县城了,咱一家都搬到省城去。”

  周氏见沈溪得意的样子,嗤笑一声:“连读书都还是没影的事情,你倒真敢想啊……娘这辈子没其他念头,你要是真有这出息,就带你老爹和老娘去省城见识一下,看看省城是个什么样,我就烧香拜佛了。”

  沈溪语气坚定地说:“娘,你放心,我一定争气。”

  “兔崽子……我得去找你祖母,讨好一二……”

  看着周氏脸上极其生涩的谄媚笑容,沈溪摇了摇头,拉住她,道:“娘,你还是别去了,老太太见不得你这样。”

  周氏闻言停下脚步,?#34892;?#29392;疑地看向沈溪,问道:“你个瓜娃儿,何时变得这?#21019;?#26126;了?#20426;?br/>
  沈溪闻言一惊,脸上却一脸茫然:“我一直都这?#21019;?#26126;啊……娘,我跟你说个秘密,我可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。”

  话还没说完,周氏就拎着沈溪的耳朵,气呼呼道:“小兔崽子想唬老娘?文曲星从古至今下凡,那都是状元公,你这家伙小小年纪不学好,居然敢胡说?#35828;潰?#30475;老娘如何收拾你。”

  沈溪痛得连忙垫起脚,歪着脑袋,双手握住正被周氏捏着的小耳朵,大喊道:“娘,别拧了……疼啊……”

  “还敢不敢胡说?#35828;?#20102;?#20426;?br/>
  “娘,我真的是文曲星下凡……啊,好疼。”

  “臭小子,你要是文曲星下凡,我就是文曲星他娘!吹牛也不打草稿,有本事你去?#20960;?#20030;人给老娘看看,就知道胡说?#35828;饋!?br/>
  沈溪口中连连呼疼,见周氏没有松手的意思,这才举双手投降:“娘,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胡说?#35828;?#20102;,你快放开啊……耳朵拧歪了,就做不成状元郎了,状元郎?#27597;?#19981;是英俊潇洒,你别把我打丑了……把我打丑了,到时候你儿子殿试的时候?#23454;?#35265;小子我面相如此丑陋,哪里肯点我为状元……”

  周氏闻言气哼哼地松开手,对着沈溪骂道:“你个憨货,?#23454;?#20063;是你能?#19988;?#30340;,你不想活了?#20426;?br/>
  沈溪一愣,然后缩了缩脑袋,讨好道:“娘,刚刚我一时说错话了,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  “知道就好,不然看老娘不撕烂你的嘴。”

  看着周氏?#28216;?#26377;过的认真表情,沈溪也觉得自己方才太放肆,当下不敢多做停留,屁颠屁颠地跑到房间里去了。

  周氏长长地吸了口气,将扫帚放好,走出院门,朝着沈溪大伯母所住的东厢房走了过去。

  <:="">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;</:>
排球颠球的手型
辽宁11选五5开奖结果新浪 e足彩开奖结果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号 福建时时彩倍投技巧 体彩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极速飞艇冠军位走势技巧规律 浙江6十1 购彩中心一乐彩彩票网 飞鱼彩票玩法规则 新彊福利彩票时时彩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中奖号码 山东十一选五直播开奖结果查询 七星彩走势图助手 江西快三开奖时间 开三肖中特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