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寒门状元 > 第三章 我要读书

第三章 我要读书

  沈明文被关进阁楼闭门读书,其间只有两次岁试才能出来,其余时间都不会与外界接触,周氏的算盘落了空,沈溪心中开始焦急起来。

  目睹沈明文的经历,沈溪深切地体会到这个世界上知识的重要性,或者说是读书的重要性,虽说以他的学问未必能够在八股取士的年代考上状元,但也算得上是学贯古今,稍微努把力考中个秀才、举人还是可以做到的!

  可是,这又能如何?没有开蒙读书,无老师教导,就算学问堪比当代大儒,那也是妖人作祟无人认可。

  失魂落魄地离开阁楼,没走出几步便感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,沈溪回头看了一眼,见身后出现个小胖墩,不由带着几分不?#22836;常?#36947;: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  “小表哥,你都能来,我也可以来吧?”小胖墩也是六七岁的年龄,仰着肉乎乎的小脑袋,眨着眼睛显得?#34892;?#24515;虚。

  沈溪受不了这么弱智的对话,摇了摇头,回过头继续走,没有理会小胖子。

  小胖子叫做杨文招,是沈溪二姑姑杨沈氏的儿子。

  杨沈氏本名沈月萍,嫁与府城大药商杨?#39029;?#23376;为妻。此番说是省亲,但其实是夫妻吵架,沈月萍性子倔,一气之下便带着儿子回乡来。

  这小子生性跳脱,却又十分胆小,活脱脱一个多动症儿童。

  来到沈家后,一来沈溪与他年纪相若,二来这小胖子对表现得特立独行的沈溪十分好奇,所以就粘上了沈溪这个小表哥。

  费了好一番功夫,想要摆脱杨文招,却始终甩不掉这个跟屁虫,沈溪只能苦笑着任由他跟着。

  “?#19968;?#23665;中双溪镇,双溪镇后?#19968;?#26449;。”

  ?#20843;脑?#39118;光今才解,明年再看月一轮。”

  这首诗是沈明文当年中了秀才后,意气风发之作,想必其对?#25991;?#30340;秋?#20999;?#24515;满满,?#19978;?#26368;后却铩羽而归。沈溪对于这种没有内涵,没有深度的打油诗毫不感冒,反而对诗中所提到的?#33041;?#39118;光有切身体会。

  ?#19968;?#26449;的?#33041;?#39118;光虽然比不上?#19968;?#30427;开的时节,甚至原本妖冶的?#19968;?#24320;始陆续凋谢,不过?#19968;?#23665;上山水?#26377;悖脑?#22825;气又最是怡人,令人心旷神怡,特别是山间特有的清冽微风轻轻拍打在脸上,说不出的惬意享受。

  正走路间,却听身后的跟屁虫无比期待地问道:“小表哥,我们去哪儿,抓蛐蛐吗?”

  沈溪?#36824;?#22827;搭理他,心理年龄不同,两人完全没有共同话题。

  杨文招却不依不饶,热情道:“小表哥,你怎么生气了,是不是被人欺负了?”

  沈溪摇了摇头,在村外的小溪旁坐了下来。他端着下巴,怔怔地看着潺潺溪流,一?#21557;?#37057;之色。

  杨文招也学着他的样子坐在一块石头上,怔怔地看着溪水。

  不出片刻,杨文招便坐不住了,好奇问道:“小表哥,你是不是想要抓溪里的小鱼?我帮你。”

  沈溪没有理会他,杨文招丝毫不以为意,卷起裤脚就要下水摸鱼。

  沈溪连忙一把将他拉住,说:“好了,你消停一会儿吧。”

  杨文招十分奇怪地回头看了看沈溪,闷闷不乐地重新坐下,问道:“小表哥,你是不是想读书?”

  沈溪闻言一愣,随即看着杨文招,叹息一声,一脸烦?#39057;?#28857;头:“嗯,本来我打算求大伯教我读书识字的,只?#19978;А?br/>
  突然觉得这话好没来头,虽然他跟杨文招是同龄人,但以他的心智犯得着跟个六七岁的小屁孩儿说心事?

  杨文招微微一笑,说道:“小表哥,我听大?#22235;负?#20108;?#22235;杆的?#26368;近行为反常,没以前那么?#24052;?#20102;,还?#30340;?#30475;到大表哥读书,也想入学。”

  沈溪怔了怔,扭头看向杨文招,一脸认真地问道:?#20843;?#20204;还说什么了?”

  杨文招如?#21040;?#20195;:“呃……我也不知道,不过大?#22235;负?#20108;?#22235;?#22909;像不?#19981;?#20320;。”

  沈溪重新捧着小脸,满脸疑惑:“大伯?#36127;?#20108;伯母怎么会不?#19981;?#25105;呢?我又没做过得罪她们的事情。”

  杨文招见沈溪冥思苦想,将声音放低了许多,环顾一下四周,悄声对沈溪道:“小表哥,我娘说她们是怕你也去读私塾,家里负担太大,所以背地里?#30340;?#22351;话。”

  沈溪心说这杨文招人小鬼大,竟能套出些话来,便问道:“你娘与你说的?”

  杨文招咧嘴笑了笑,摇头解?#20572;骸?#27809;有,是娘?#23376;?#22806;祖母说的,我在旁边。”

  沈溪看着杨文招紧张的样子,当下上前捏了捏他胖乎乎的小脸,问:“那你把话重复出来。”

  “听到了一些,不过我娘亲叫我不准嚼舌根。”

  “你和我说,我一定不和别人说。”沈溪用一种近乎哄骗的语气蛊惑道。

  杨文招闻言,憨憨地点了点头:“外祖母说了,家里读书人太少,到了咱们这一辈,只有大表哥读书,说什么沈家是书香传世,要在你们这一辈中再选一个出来送到县里的私塾去。”

  “啊……有这种事?那祖母有没有说让谁去?”沈溪语气中满是期待。

  杨文?#24615;?#27425;压低声音,凑到沈溪的耳朵旁:“祖母想让四舅舅家的六表哥沈元去,小表哥,你没希望了,不过读书有什么好?#38121;?br/>
  杨文招的话没有说完,沈溪已站起身来,拍了拍屁股蛋子,说道:“回去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杨文招跟着站起,紧紧跟在沈溪身后,活生生就是一个跟屁虫。

  进入沈家大门,沈溪看到杨文招还在后面跟着,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好了,你回自个儿房间去吧,我也要回去了,不然我娘又得拿鞭子抽我。”

  杨文招见沈溪将周氏抬出来,身子哆嗦一下,屁颠屁颠跑开了。

  沈溪长舒了一口气,随后皱眉低头?#20102;肌?br/>
  祖母要在自己这一辈的孩子中选出一个送到私塾,这个消息让原本沮丧的沈溪再次打起精神,心中?#34507;?#30424;算自己入学的几?#30465;?br/>
  老祖母对于沈溪印象并不太深,再说了,沈家?#20040;?#26366;经是望族,如今遭了难,但人丁还算?#36865;?br/>
  沈溪知道,现今沈家十分拮据,老太太才会一连两个月,都没有让人买过肉?#24120;?#32780;此时老太太却要用节省下来的钱,培养一个读书人,虽然不知道能维持多久,但最少这孩子长大后是个笔杆子,总比大字不识一个来得好。

  这世界人们有着根深蒂固的思想,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,就算吃?#36153;什耍?#20063;要让孩子读书,出人头地,将来可以科举进仕做官。

  不过有一点毋?#24618;?#30097;,那就是沈溪此时心中一片炙热,他明年七岁,再过三年,要想读书就?#34892;?#38590;了,毕竟在人们的观念里读书?#20999;?#35201;从小培养的。

  “一定要让老太太选我。”沈溪心?#24515;?#40664;想着。

  沈溪思索良久,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的,这一次选人不可能有什么内幕或者内定人选,否则另外四房可不会心?#26159;?#24895;出钱。

  既然是公平竞争,那么沈溪反而觉得自己优势巨大。

  拍了拍衣衫上的?#23601;粒?#27784;溪迈开小腿,朝着老太太居住的正房走去。

  就这么一会儿,沈溪心中已经有了主意,必须主动找到老太太,无?#22654;?#20160;么手段,都要讨得她老人家的欢心,最好是露出一点儿小聪明,让老太太惊讶自己的聪慧,又不会怀疑其他。

  刚刚来到正房门前,却见四伯母冯氏带着儿子六郎出来,六郎年长沈溪一岁,长得眉清目秀,眼中神采奕奕,聪慧可人。

  六郎便是祖母李氏中意要栽培读书的沈元,也是沈溪读书的最大对手,他压抑下心中诸多杂念,走上前,像模像样地作揖见礼:“侄儿见过四伯母……”

  四伯母冯氏是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妇女,身材敦厚结实,娘家?#26469;?#21153;农,为人勤快,而且她总觉得自己嫁到书香传世的沈家?#34892;?#39640;攀,于是平时待人?#28216;?#21313;分和善。

  此时她见沈溪若有其事地作揖行礼,?#35835;?#21322;晌才笑着说:“小郎,过来作甚,找祖母吗?”

  看着略显局促的四伯母,沈溪感觉情况?#34892;┎幻睿?#24403;下无比乖巧地道:“对呀,平日都是吃饭的时候在一块儿,我好久没来单独拜见祖母了,今天特意来看看。”

  冯氏笑着点点头:“真是好孩子,我听你娘?#30340;?#24635;是淘气,以后记得不能顽皮。”

  沈溪天真无邪地辩解:?#20843;?#20271;母,我没有淘气,我一直都很听爹爹和娘亲的话。”六岁的孩子就要说六岁的话,沈溪努力装得纯真一些。

  冯氏果真没有怀疑,微笑点头道:“那就好,祖母在里边。”

  沈溪笑着答应:?#20843;?#20271;母,下次我找哥哥玩。”

  “好,快去吧。”
排球颠球的手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