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五零俏花媳 > 第96章 白忙了一场

第96章 白忙了一场

  ?#30333;?#21681;们赶紧吃了兔子,不然就吃不到了。”程韵铃朝他招招手道,“你们就白忙一场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吃不到。”周光明轻轻眨眨眼好奇地看着她问道。

  “因为我犯错了。”花半枝垂眸看着他说道。

  “犯错?犯了什?#21019;恚俊?#21608;光明回头过来看着花半枝抓着她的衣角紧张地说道。

  “因为我做错事了。”花半枝双眸看着他继续说道,“咱们烧火烤兔子,秋冬季节,天干物燥,风要再大,万一把荒草给烧着了,火势如果起来压都压不住。风助火势,一下子就烧到校区了,?#20431;?#20204;的罪过可就大了。”

  “啊?”周光明张着大嘴,忽然想起来学校外那荒草可是比他还高,一点就着的。

  “那学校会怎?#21019;?#29702;我们?”周光明担心地问道。

  “处分少不了,估计还得写检查,不过念在你们初犯,如果认错态度良好的话,应该没事。”程韵铃看着他们俩安抚道。

  “写检查啊?”花半枝态度良好地说道,“那就写吧!”

  “我也写!”周光明立马说道,“?#20431;?#22068;馋,才让娘抓鱼逮兔子的。”

  “真是个小傻瓜。”花半枝伸手揉揉他的脑袋道。

  “娘既然咱们犯错了,这兔子还能吃吗?”周光明眼睛偷?#24471;?#30528;烤好的兔子,感觉吃不到了。

  “当然能吃了。”程韵铃理所当然地说道,“我们……”

  “不能!”花半枝断然地说道,她不能给光明做差的示范。

  “不能吃,吃了可就罪加一等。”周光明也忙不迭地点头道。

  “你们俩可真是……你们不说,我们不说。”程韵铃看着他们两个道。

  “那也不?#23567;!?#21608;光明板着脸严肃地说道,“这样做说不对的。”抬眼看向花半枝道,“对吗?娘。”

  “对光明说的很对。”花半枝认同地点点头道。

  “好好好,听你的。”程韵铃笑容甜甜地看着他道,“有原则的小?#19968;鎩!?br/>
  花半枝耳朵微动听着由?#37117;?#36817;的脚步声,看着他们道,“我们想吃也吃不了,有人来了。”

  “谁来了?”孟繁春闻言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,“林希言!得你们真的吃不了。”那?#19968;?#26080;论对事还是对人都严苛的很,一板一眼,是那种将规矩大过天的人。

  周光明也看见了他,眼底却尽是赞叹,双眸放光地看着穿着新衣服的林希言,“娘,是林老师。”

  来了这么多天周光明还真没见过他穿这样的衣服,一般见的时候林老师穿的都是中山?#21834;?br/>
  林希言也看见了他们,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,“是你们啊!”

  “你怎么来了。”孟繁春看着他问道,“还穿着这身衣服,怎么去驾驶训练机了。”

  “嗯!”林希言看着他点点头道,“刚从机场回来,就被这烤兔子的香味儿给吸引过来了。”深邃地目光看着孟繁春道,“你不会不知道学校的规定,而明知?#21490;?#30340;。?#31508;?#32447;转向了花半枝道,“是你干的。”

  “林老师,?#20431;?#22068;馋,娘才抓鱼逮兔子的。”周光明急吼吼地说道。

  “呃!”花半枝闻言立马陪不是道,“这烤兔子?#20431;?#30340;错,孟繁春和程韵铃同志是刚来的,与他?#20431;?#20851;。”

  “对的,林老师?#20431;?#21435;叫干爹。”周光明仰着脸看着他道,急切地说道,“这事跟干爹无关,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这野外不能烤兔子。”

  “回去自请处罚吧!”林希言眸光无奈地在花半枝身上转了转道。

  “是!”花半枝目光清明地看着他老实地回道。

  林希言眼底闪过一丝意外,这么快就恢复了冷静,更加诧异的这么就承认自己的错误,没有一丝辩解。

  “怎么没见过这么老实的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”花半枝清澈如水的目光看着他说道。

  林希言看着她澄澈的双眸里有光,水波盈盈,还真点点头。

  “跑也跑不掉,那就只好争取宽大处理了。”花半枝无奈地看着他道。

  林希言点点头,倒是懂得审时度势。

  ?#30333;擼 ?#23391;繁春看着他们道,“咱们先把火灭了,然后拿上烤兔子回去。”

  “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林希言指着他膝盖上的土问道。

  “没什么?被鹅卵石绊了一脚磕着了。”孟繁春若无其事地说道,说着弯腰拍拍膝盖上的土。

  ‘没什么?瞎子都看出来有什么?’林希言仔细一看他和程韵铃两人眼圈都红红的,眼神在他们两人身上转来转去的。

  算了,人家不说,何必追问人家的隐私呢!

  “看我干什么?还不过来帮忙。”孟繁春直起身子看着林希言道,“难不成让女人来吗?”

  “不用,不用。”花半枝看着他们赶紧说道,“我自己来,自己来。”

  孟繁春将烤架上的兔子和鱼拿下来递给了花半枝道,“给你拿好了。”

  然后拿着背篓打着水,边漏边浇到已经没有明火的火堆上,发出滋滋的声音。

  ?#33539;?#28779;确实熄灭了,他们才打算往回走。

  ?#30333;?#21543;!”孟繁春抬眼看着他们说道。

  “等一下,还有兔子皮毛,这些可以给光明做一个兔毛坎肩。”花半枝指着地上完整的兔子毛道,“给我放到背篓里。”

  “我来,我来。”程韵铃将兔子皮放在了背篓里,还有其他的斧头,麻绳一并放进去,手里提着背篓道,“现在可以走了吧!”背篓湿乎乎的没有办法?#22330;?br/>
  一行人开始朝大路上走去。

  “你这是逮到兔?#28216;?#37324;了。”孟繁春满眼惊讶地说道。

  “干爹您怎么知道的。”周光明仰着脸看着他骄傲地说道,“娘找到了兔?#28216;眩?#29992;烟……”

  “小心……”孟繁春眼疾手快地抱起了周光明,宠溺地看着他道,“你可真是光顾着说话,忘记脚下的路了。”

  “呵呵……”周光明搂着孟繁春的脖子笑吟吟地说道,“谢谢干爹。”

  “?#19968;?#26159;抱着你走好了。”孟繁春看着他笑着说道。

  “这兔子跑的那么快,你们怎?#21019;?#21040;的。”孟繁春眨眨眼看着周光明好奇地问道。
排球颠球的手型
11选五开奖号 吉林快三提前知道出啥 光头强公式规律196796com 3d投注技巧与方法 篮球比分球探 2019年藏宝图芙蓉泣露香兰笑 山东老11选5快乐彩 68彩票网靠谱吗 飞艇3码计划 吉林十一选五开将结果 七乐彩走势图2000期 陕西十一选五平均遗漏值 排列三走势图综合版 福利彩票湖北快3 一波中特最准单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