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五零俏花媳 > 第20章 不容小觑

第20章 不容小觑

  “嗯!”孟繁春深邃的双眸看着樊校长心领神会地点点头道,他知道该怎么做。

  “谢谢。”花半枝眼里含着泪水看着他们诚挚地感激道,坐在炕上的她,双手撑着炕,?#34892;?#22256;难地弯腰?#34892;?#20182;们。

  “不用谢,接下来要靠你自己的努力了。”樊校长看着她说道,微微眯起双眸突然又道,“小花同志,怎么就走了半年,我们这里离关内很近的。”

  花半枝闻言心里一凛,真是片刻都不能放松啊!

  花半枝艰难的直起了腰,抬眼看着他老实的交代道,“我们先追到了雪城,然后又折回奉天。”

  樊校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抬眼看着她,语气温和地说道,“真是难为你了,部队一直没有固定下来,让你跟着东奔西跑的。”

  “不会,不会。能找到姐……”花半枝在周天阔的瞪视下故意说道,“能找到姐夫,再辛苦也值得,也对得起我姐的在天之灵。”

  樊校长心中的疑惑解的差不多了,目光转向孟繁春道,“对了,小孟,既然小花同志要去医院上班了,给她找些合适的衣物。”

  “知道了,我会找劳资科登记一下,让后勤准备整套的被褥、服?#21834;?#31561;她去医院时,交给她。”孟繁春看着樊校长保证道。

  “那好!”樊校长起身道,居高临下地看着花半枝突然说道,“小花同志这东?#34987;?#35828;的挺流的。”眼底一抹精光一闪而过。

  “为了少受一些欺负,跟着当地人学的。”花半枝捂着胸口心有余悸地说道,紧张地又说道,“学的?#34892;?#19981;太像。”声音中带着丝丝乡音。

  “小花同志,到了这里就像是到家一样,有困难就说,组织会给你解决的。”樊校长神色?#31361;?#22320;看着她说道。

  花半枝闻言眉头暂缓,这算是过了‘初试’了。

  “我可不可以要一把剪刀,还有针线。”花半枝眼神怯怯地看着他们小心翼翼地说道,“孩子的衣服太大,我得给他改一改。”

  “原来是这事啊!简单一会儿我让人给你送来。”孟繁春轻松地笑着说道。

  “还有就?#20431;?#20160;么时候去医院。”花半枝纯净的目光中带着急切看着他们说道。

  “不着急等你病好利索了也不迟。”樊校长语气温和地安抚她道。

  “可?#20431;搖?#33457;半枝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  “你想说什么啊?”孟繁春好奇地问道。

  “小花同志,有什么就说,不需要吞吞吐吐的。”樊校长耐着性?#29992;?#33394;柔和地看着她说道。

  孟繁春见她手揉搓着棉袄的兜,纠结为难的样子,眼底划过一抹亮光猜测地说道,“是没有钱吗?”

  花半枝神色?#34892;?#38590;为情地看着他们点了点头,“嗯!”

  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,没办法一路讨饭过来的。

  “这简单,劳资科先支一个月的工资给你。”樊校长爽快地说道,“还有什么难处一并说了。”

  “没了,没了。”花半枝赶紧摆摆手道。

  “没了的话?#20431;?#20204;就走了。”樊校长站起来道。

  周天阔麻溜的站起来,“你们忙,我先走了。”抬脚就朝门口走去,他想走的心已经飞出天外了,只是校长在这里压着他不敢行动而已。

  真是没眼看,不用这么迫不及待吧!樊校长看着他的背影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,当着外人的面,不好说这小子。

  老子等着你碰钉子,再回来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

  樊校长的目光看向小?#19968;錚春?#23376;依偎在花半枝的身上,根本没有注意他那个不负责任的爹,心里稍安,打定注意回头和他谈谈。

  “我送你们。”花半枝作势要从炕上下来。

  “不用,不用,你身体还没好全。”孟繁春看着她双手向下压压道。

  “你好?#30511;?#24687;,我们走了。”樊校长话落和孟繁春一前一后出了房间。

  &*&

  “娘,太好了,咱们不用?#25370;?#20102;。”周光明高?#35828;?#25289;着花半枝说道,双手微微颤抖地说道,“我好怕你跟娘一样离我而去。”

  “别叫我娘了,叫我姨妈好了。”花半枝垂眸看着温柔地说道。

  “为什么?爹不?#19981;?#25105;,你也不?#19981;?#25105;了吗?”周光明盛满喜悦的双眸一下子暗淡了下来,眼眶瞬间又红了。

  “不是,不是,你别哭。”花半枝看着他赶紧哄道,耐心的解释道,“光明,我是你的姨妈,不让你叫我娘,是因为我怕你忘了自己的亲娘,我不可能取代你娘的位置,能明白吗?”

  “娘永远在我心里啊!”周光明不解地眨着眼看着她道,“可你也?#20431;?#23064;啊!我?#19981;督心?#23064;,你跟娘长的?#23391;瘢?#36825;样我觉得娘没走,还在我身边。”

  花半枝听明白了,这是拿她做替身了。

  “娘,我不可以?#24515;?#23064;吗?”周光明一脸受?#35828;?#30475;着花半枝道。

  ?#20431;?#23624;的小?#38378;?#30340;模样,真是让花半枝拒绝的话说不出口。

  “好好好,随你。”花半枝无奈地看着他道,眼神中满是宠溺,“真拿你没办法。”

  低垂着双眸?#26657;?#30524;底闪过一丝精光,不但将光明留下了,自己也留下了,算是意外之喜吧!

  这年月部队的环境要比地方上好多了。

  &*&

  樊校长和孟繁春出了招待所,周天阔已经没有人影了。

  此时大雪终于停了,太阳出来了,阳光照在洁白的雪上,折射出七?#25342;?#26003;的光。

  “小孟,我会安排人去她的老家调查她说的是否属实。在调查她期间,给我看牢了她。”樊校长一脸严肃地边走边说道,与刚才在屋内和蔼可?#30528;?#33509;两人。

  “校长,您放心调查期间,我不会让她踏出医院大门的半步。”孟繁春一改刚才的温柔说道,声音冷硬的很。

  同情是同情,但该有的部队?#21520;?#21644;原则可是不会因人而放弃的。

  樊校长听着他的保证点点头道,“事情交给你我放心,好了,忙去吧!”

  “是!”孟繁春朗声应道,“校长,我走了。?#34987;?#33853;踩着咯吱咯吱的雪回了接待区。
排球颠球的手型
广东11选5单双大小稳赚 上海时时乐开奖06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 天津十一选五价格 500w重庆时时彩开奖 新疆11选5推荐号走势图表 新快3两不同选号技巧 大乐透走势图500期图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 福彩排列期开奖结果查询 宁夏十一选五软件 甘肃快三下期预测号码 香淃开奖现场直播结果果 北京pk10平台投注 吉林快3预测推荐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