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诸天万界神龙系统 > 第385章 嵩山

第385章 嵩山

  “在下愿用《全真剑法》和《玉女剑法》来换,华山乃是全真遗脉,物归原主也是理所应当之事。”沈隆觉得风清扬对华山派还是有感情的,要不然也?#25442;?#25226;《独孤九剑》传给令狐冲,想必他也愿意看到《全真剑法》回到华山派吧?

  风清扬斟酌片刻,还是应了下来,“一套换两套,却是我占小友的便宜了。”《全真剑法》他肯定想要,而《玉女剑法》和《全真剑法》配合这么默契,又非常适合华山女弟子练习,这个?#25442;?#39118;清扬心?#26159;?#24895;。

  林平之和曲非烟起身?#35828;?#36828;处,他俩都知道武林中各家对自己的武功都非常看重,传授武功时切忌他人在场。

  “归妹趋无妄,无妄趋同人,同人趋大?#23567;?#30002;转丙,丙转庚,庚转癸。子丑之交,辰巳之交,午未之交,风雷是一变,山泽是一变,水火是一变。乾坤相激,震兑相激,离巽相激。三增而成五,五增而成,九……”风清扬从《独孤九剑》的总诀说起。

  沈隆则直接从怀中取出《玉女剑法》和《全真剑法》的抄本交给风清扬,在昆仑山谷中的时候,他就让林平之和曲非烟将寻来的秘籍抄写数份,一份留在山谷中张无忌原来埋藏经书的地?#21073;?#30041;待有缘人,剩下的则自己随身携带,这下刚好省了不少功夫。

  《独孤九剑》学来不易,所以沈隆就在思过崖上留了几天,每日和风清扬饮酒论剑,林平之和曲非烟则在山中搜寻鸟兽水果供他们食用,风清扬对沈隆的厨艺可是赞不绝口。

  ?#21834;?#29420;孤九剑?#26041;?#31350;一个悟性,招数倒是其次,小友的悟性实属上佳,记得住我先前说的?#20999;?#23601;已经足够,剩下的就是慢慢磨练了。”沈隆对剑术的领悟能力也是让风清扬大为惊讶,不想自己老了老了,竟然能一口气遇到两位剑法天才,可谓老怀大慰。

  “已经叨扰风老先生多日,在下还?#34892;┘笔?#35201;去办,就不打扰风老先生清修了。”在山?#31995;?#35823;的时间有点长,眼看就到三月十五五岳并派大会开始的日子了,于是沈隆向风清扬提出了告辞。

  “去吧!”风清扬眼中闪过一丝?#24085;齲?#27492;番一别,不知道自己此生还能不能再遇到一位像沈隆这样的对手啊。

  “告辞。”沈隆拱手为礼,带?#24085;?#24179;之和曲非烟下了华山,有风清扬这层关系在,等到了五岳并派大会上,怎么也得拉华山派一把,如今自己把林平之带走,岳不群也失去了拿到《辟邪剑?#20303;?#30340;机会。

  纵然他已经发现日月神教十大长老留在华山山腹中的五岳剑法剑法,令狐冲也学会了《独孤九剑》,可还是不能同嵩山?#19978;?#25239;衡,这次的并派大会对华山派来说前景堪忧。

  在思过崖?#31995;?#35823;了几天,就不能再慢悠悠赶往嵩山了,于是沈隆再次唤出筋斗云,带?#24085;?#24179;之、曲非烟飞到了嵩山山脚,寻了个隐秘的地方落下,然后换到大路上,向嵩山派的驻地峻极峰?#20808;ァ?br/>
  一路上随处可见携刀挎剑的武林人士,或孑然独行,或三三两?#21073;?#25110;大队人马,同样朝着峻极峰?#20808;ィ?#24819;来要么是上山看热闹的,要么就是给某个剑派当帮手的。

  从他们口中,沈隆多次听到嵩山派和左掌门的名号,估计还是给嵩山派帮忙的人多一些,想想倒也正常。

  华山派自从剑气之争后元气大伤,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,衡山派莫大先生和泰山派天门道长都不是当掌门的合适人选,连掌门的位置都多有非议,更别说大肆招揽势力了;至于恒山派,三定师太倒还不错,只是身为女子、又是尼姑,自然不像左冷禅那么有野心。

  反观嵩山派,左冷禅雄心勃勃、极具枭雄之姿,手下又有嵩山十三太保这样一大批高手,嵩山派在他手下蒸蒸日上,渐有盖过方证、冲虚之势,招揽些人手帮忙倒也不?#36873;?br/>
  林平之和曲非烟是武林晚辈,没多大名声,沈隆又只有木高峰、莫大等寥寥数人见过,同样名声不响,所以一路上也没几个人来和他们打招呼。

  而且他们三人个个气势不凡,同样也没多少人赶来骚扰挑衅,一路平平安安地抵达了峻极峰下,在山下歇息两天,就到了三月十五并派大会当日。

  一大早,众多武林人士就闹哄哄向山上涌去,走到半山,有嵩山弟子出来迎接,沈隆他们混在一群散客之中跟了上去,倒也没引起多大注意。

  刚过铁?#21512;浚?#31361;然听到身后一阵儿闹哄,回头一看,原来是余沧海带着青城派过来观礼了,青城乃是名门大派,弟?#21448;?#22810;,气势自然同他们这些散客不同。

  ?#21543;?#23433;勿躁,到了山上自有你报仇的机会。”沈隆轻轻拍?#24085;?#24179;之的肩膀说道,在半路上就开打可不是什么好选择。

  “是,弟?#21448;?#36947;了。”林平之缓缓松开剑柄,刚才他一见到余沧海就握紧剑柄,?#33145;?#25569;得都?#34892;?#21457;白了;在昆仑山中,他每日都想着报仇,眼下武艺已成,今日又终于见到了仇人,又如?#25991;?#19981;激动呢。

  “非烟也是如此,左冷禅想吞并五岳可没那么容易,其余四派少不得要反抗一番,咱们一会儿上去了先坐山观虎斗,等嵩山派和其他?#25490;上?#32791;的差不多了,再上去找他们的麻?#22330;!?#36825;可是嵩山的大本营,以他们俩现在的武艺,恐怕还打?#36824;?#36825;么多人。

  来到峻极峰顶,进到嵩山派的峻极禅院之中,见院?#21448;?#21476;柏森森,殿上并无佛像,大殿虽也极大,比之少林寺的大雄宝殿却有不如,进来约莫数百人,院子都快占满了。

  沈隆三人脚步不停,又往上走了二百?#21073;?#26469;到嵩山封禅台下,找了个角落待着,静静等候其余?#25490;?#30340;到来。

  封禅台可是只有帝王祭祀天地时候才能用的,左冷禅竟然敢在这上面比武?就不怕被诛九族么?我大明的东厂、锦衣卫还有河南府的官员都死光了么?沈隆看着封禅台三个字,在心里嘀咕着。
排球颠球的手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