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我是半妖 > 三百八十六章:娇俏可爱小厨娘

三百八十六章:娇俏可爱小厨娘

  而且这身伤势拖了很久,以至于伤口灌脓发炎甚至有的地?#23047;?#22987;溃烂,这才让他高烧不退。

  陵天苏的脸色?#34892;?#20957;重,再放着不管,他怕是连今晚都熬不过去。

  当即吩咐吴三儿?#28291;骸?#21435;打一盆干净的井水再拿一条干净的毛巾来。”

  吴三儿很快打来井水,盆边上搭着一条毛巾,还是新的。

  围在一周的昆仑奴顿时愣住,牛犊子大的眼珠子睁得大大的,其?#26032;?#28385;的不敢相信与震惊。

  昆仑奴的穿的衣衫很少,一个简单的无袖薄衫。

  陵天苏将他扶好撕开薄?#28291;?#29992;干净的井水打湿毛巾,将伤口内的脓血尽数擦拭干净。

  再冰冷的井水打湿身体以后,那名身体发着滚烫温度的昆仑奴体温显然降了不少,只是偶尔无意识的微微抽搐一下。

  陵天苏又取出一瓶五散膏,涂在伤口上。

  一瓶五散膏用完,那名年轻的昆仑奴一身黝黑的皮肤上已经布上了一层浅绿。

  药膏的清香覆盖着昆仑奴身上的体臭,伤口已然结痂。

  而那名昆仑奴的呼吸也明显平缓不少,不会在抽搐发出呻吟声。

  做完这些,陵天苏才将昏迷的昆仑奴交给方才护着他的另?#24187;?#26118;仑奴手?#23567;?br/>
  他满目呆滞的接过自己的弟弟,黑大的眼珠子中溢着满满滚烫的泪珠,一副想哭却不敢哭的样子。

  陵天苏最见不得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做这副儿女姿态,皱眉?#28291;骸八?#26159;你什么人,你叫何名字?”

  他一愣,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新主子居然会?#39318;?#24049;的名字。

  他想了想,名字他是有的,只是许久没被人叫过,一时之间,竟然难以想起了。

  他面色憋得涨红,一副很羞愧努力回想的模样。

  陵天苏也不催促,静静的看着他。

  办响,他才吐了一大口气,?#28291;骸?#23567;人……叫盛沦,这?#20431;?#30340;弟弟,叫盛左。”

  陵天苏本来想问一句既然是你弟弟,他病成这样你为何不给他医治,还隐瞒这么久。

  可转念一想,他们是奴,情况自然与常人有所不同。

  城中贵人自然也不会花费药材给一个奴隶治伤。

  而他们的一切又都属于主人,又哪里来的药物来治疗。

  于是他便换了一个问题:“若?#20431;?#20170;天没有发现你的弟弟受伤,?#21482;?#32773;发现了置之不理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  面上刚消退的涨红色被这么突然一问,立马又?#27973;?#20102;猪肝色。

  昆仑奴素来性子憨直,不会说谎,于是支支吾吾的?#28291;骸?#24819;……想办法……偷……偷……”

  然后还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偷偷抬头看了一眼脸色平静的陵天苏,胸膛下的心脏不安的狂跳。

  因为生而为奴者,不可偷窃,亦不可对主人行偷窃的心思。

  若是被主人知?#28291;?#37027;是要砍去双?#20154;?#25163;扔出去喂狗的。

  那方?#23545;?#36330;着的楚女们顿?#21271;?#36825;又憨又傻的昆仑奴给气笑了。

  暗道这?#19968;?#30495;是蠢到家了,居然主动承认,真是可惜了一个疼爱弟弟的傻兄长。

  就连他自己都以为自己快要完蛋的时候,却是听到眼前那少年发出一声轻呵。

  他惊讶的猛一抬首,便听到他说:“盛沦…你这个方法倒是不错,可惜在我这却是行不通的。

  日后在这小庄园内,不可对我起偷窃之?#27169;?#33509;是有什么需要的,直接与我说,若是不过分的要求,我可以尽量满足你们。”

  那名为盛沦的昆仑奴蓦然怔了怔。

  世上竟有如此好事!

  更让他心脏差点跳出胸口的是他那一句盛沦。

  他被当做商品变卖多年,听到别人叫他最多的都是贱奴!贱人!?#21448;鄭?#40657;货!

  曾几何?#21271;?#20154;这般轻描淡写的唤过一声名字。

  而且这人还是他的主人!

  在这一刻,盛沦觉得,?#36864;?#26159;被眼前这人终身劳役?#20102;?#20182;都不会有任何怨言了。

  “小人……小人……小人……”

  他跪在地上,扶着弟弟,结结巴巴的不知说些什么来表达自己的?#39029;稀?br/>
  就在这时,他怀中的盛左幽幽转醒,只觉自己身上一直跟着自己的大多疼痛都远离而去,时不时传来酥麻的舒适快?#23567;?br/>
  一时间,以为自己已经身处天堂,看着哥哥的脸庞,竟是浑浑噩噩的说了一句。

  “哥……我好饿。”

  好?#19968;錚?#19968;句话这回让所有的昆仑奴脸色都变得通红起来。

  因为他们现在都很饿,而且就在此时。

  远处厨房内传来阵阵的饭食香味,勾动着他们,肚子顿时齐声?#31455;?#30340;叫了起来。

  那便跪着的五十名楚女亦是如此,羞红了脸。

  在昨日他们就?#36824;?#22312;马车中当做货物准备转手交出去。

  赵家人自然是不会管饭的,所以也就一直饿到了现在。

  一百五十人的空腹雷鸣声齐响,那声势之浩大就连一本正经的陵天苏不禁也被逗乐了,哈哈的笑了起来。

  他看了一眼吴三儿。

  吴三儿立即会意,笑?#28291;骸?#19990;子殿下放?#27169;?#39038;少早就交代过了,派了一个厨娘过来,那厨娘本事可了得呢,一手喷香的大肉锅饭那是炒得虎虎生风,今日怕是管饱。”

  那一个大肉锅饭与管饱两句话,就足以让这群人眼?#34892;?#22859;连连了。

  但转而又唯唯诺诺的看着陵天苏,不敢相信这么喷香的饭竟是给自己准备的。

  陵天苏站起身来,走出人群,往厨房那边走去。

  走出两步却是发现身后一百五十人都安安静静的跪在地上,竟是没一人跟上。

  他回首笑了笑:“还傻跪在地上做什么,吃饭了。”

  五十名楚女中,有?#24187;?#22278;脸可爱的少女舞姬看向陵天苏的眼神带着一丝倾慕之色。

  她?#37027;?#30340;捅了捅身侧的少女,压低声音?#28291;骸?#34913;儿,其实我觉得咱们这新主子人挺不错的,没有城里说得那么不堪,心地也好,而且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她面颊微红:“而且他在那?#19968;?#26641;下,笑起来十分好看。”

  被她用手指捅了捅腰间的衡儿少女却是面色冷凉,轻?#20599;溃骸?#19981;过是一饭之恩,小恩小惠的,也能让你交付真?#27169;俊?br/>
  她转头看着圆脸少女,语气认真中带着一丝好心提醒:“在这些贵族子弟身上,只有永恒的利益,千万不要相信能够从他们那得到所谓的真?#27169;?#22914;果你抱着这样天真的心理,最终会让你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!”

  见她说得认真且残酷,圆脸少女狠狠的抖了抖,一脸惧色。

  但她仍是下意识的?#23545;?#20599;偷看了一眼那少年公子哥的背影。

  总觉得他与她口中说的不会是同一种人才对。

  小庄园的食堂也很大,两个巨大长长的饭桌。

  男女分开而坐。

  陵天苏看着顾瑾炎请来的厨娘,倒是?#34892;?#38663;惊。

  膀大腰肥,满身横肉,一个堪比壮汉头颅大小的锅铲在她手中挥得是淋漓尽致虎虎生风!

  难怪一百多人的饭菜她一人就能承包下来,当真是好本领啊。

  昆仑奴?#27973;?#36487;不安的坐在?#39318;?#19978;,?#34892;?#20667;眼的看着自?#22909;?#19978;那一盆色香味俱全的米饭与五花肉,还有各类新?#36866;?#33756;与一碗大肉排骨汤。

  他们来到这世界上这么久,还?#28216;?#36825;般坐在食桌上吃饭。

 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,然后就用手抓着米饭肉食往口中塞去,狼吞虎?#21183;?#26469;。

  另外一桌楚女们都看傻眼了。

  陵天苏见了,正欲开口?#27973;狻?br/>
  他养了的是手下,一群人,而不是一点规矩都不懂的野兽。

  然而还问等他发话。

  “咚!”的一声巨响。

  却是那厨娘一记锅铲重重的敲打在食桌上,怒骂?#28291;骸?#20320;们这群小崽子!老娘是没给你们筷子还是没给你们勺子!居然给老娘用手抓!世子殿下都还在这里呢!给老娘规矩点!在老娘的地盘上还这?#24867;?#20154;,丢老娘的脸!信不信明天给你们上一盆热腾腾的大粪!”
排球颠球的手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