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山海经之军神 > 第二百五十六章:撒谎

第二百五十六章:撒谎

  我,很聪明,强大的洞察力,罕见的天赋,强健的体魄以及过目不忘的记忆力,但直到六岁那年,我才知道这带给我的究竟是怎样的孤独……

  两千年前,地球中原,?#25490;?#21106;据,正邪大战,列国纷争不休,凡人如同草芥。

  “妈妈!妈妈!”

  ?#24187;?#30382;肤白皙的小孩光着脚丫奔跑在田埂上,?#24187;?#27491;在劳作的农妇人抬起头来,温柔道:“怎么了,小犼?”

  “我终于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了。”

  “哈哈,你是说每个人都在发光?”

  “是啊,原来蓝色说明这个人很忧郁,红色是生气,黄色是害怕,白色是睡觉,紫色是在撒谎…”

  小孩说着说着突然停下来,她的母亲笑了笑,温柔的看着他说道:“怎么不说了,其他光呢?#31185;?#20182;不同颜色的光,又是什么意思。”

  小孩愣了愣,突然低下头,似乎不愿意再看眼前的农妇。

  母?#35013;。?#20026;什么,为什么和我说话的时候,你的眼珠总是要转动,心跳会突然加快,呼吸会变得急促呢?为什么,你的身上全是黄色和紫色的光?你为什么要害怕,为什么要撒谎呢?

  那一年,我六岁……

 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,我所看到的光,是大脑?#22836;?#30340;一种电磁波,我的命丛给了我能够察觉到电磁波的能力,而直到现在,我还记得我那是最后和母亲说的?#21834;?br/>
  “妈妈,对不起,我撒谎了,我根本看不见什么光。”

  那个时候的我,身上全是紫色的光……

  我学会了撒谎!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你有没有这种感觉,撒一点小谎无关紧要,迟到的理由啦,对对方的映像,别人的容貌,自己的理想,随便说说吧,不要挑别人不?#19981;?#30340;说。

  总有个声音在你心里和你说,小事撒谎没什么关系,这是人和人交往的必备技能。

  这种感觉熟悉吗?因为你每天都会经历这种事,你说谎给别人听,或者认真地倾听别人的谎言。

  欺骗,是整个世界的主旋律!

  因为整个人间,都构筑在人们虚幻的面具上……

  “爸妈,我去学堂上课了。”

  剑眉星目的少年冷冷看了父母?#35854;郟?#38543;口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。

  “早点回来,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红烧肉。”母?#32043;?#35201;这么说话,却直到少年走出门也没能说出来。

  又失败了,她哭丧着脸道:“我最近和小犼说的话越来越少了,这个孩子,这几年好像也越来越孤僻了。”

  “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眼神似乎能把我?#21019;?#25105;甚至不敢单独一个人和他在一起。”

  “我也是,有时候感觉,他不像是一个人。

  “还是,交给寺庙里抚养吧!”

  “可是他还那么小。”妈妈的话语中带着一丝犹豫。

  “送走了他,现在的年?#20572;?#25105;们应该还可以再生一个,小犼太诡异了。”

  直到一百多米外,少年敏锐的耳中才听不到父母说话的声音……

  走在学堂的路上,周围年轻的?#24515;?#22899;女越来越多……

  “犼,这次考?#38405;?#19968;定又是第一吧!你这?#19968;?#32769;是在睡觉,到底怎么学的啊?”

  “犼大哥,下课了我们一起去玩吧!”

  “小子,再用那种眼神看我,我打断你的腿。”

  “小犼,你这次的成绩很好,怎么样,和父?#24178;?#37327;过什么时候参加乡试了吗?”

  每个人都是有目的的,所有和我说话的人,交往的人,不管他们知道或者自己也没有意识到,他们都是有目的的,好奇,仰?#21073;?#23041;胁,利用,所有人都带着不同的目的进行谈话,因此也带上不同的面具,以掩饰自己的目的。

  这……

  便是人类的本能!

  谎言构成整个社会,而?#21019;?#35854;言的我,便是能?#21019;?#25972;个社会的人。

  少年行走在回家的路上,一条土狗跟在他的后面。

  一旁的同学笑道:“犼,这狗?#19981;?#20320;啊。”

  少年皱了皱眉,?#19981;叮?#29372;的耳中能听到对方胃?#30475;?#26469;的蠕动声,眼中能看到小?#32439;?#35282;的唾沫,心中能感应到对方那单纯的饥饿。

  ?#19981;叮?#19981;过是想要吃的罢了,摇尾乞怜,不加掩饰,这便是狗的本能,但至少,你不会说谎。

  想着想着,少年将小土狗抱了起来,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……

  但就在他走到家门前的时候,他突然停了下来,?#20146;?#33021;闻到细微的血腥味,耳中只能听到一个呼吸声,母亲也没有像往常?#35854;?#22312;厨房做饭,不过只是这么顿了顿,他已经再次走入房子中,关上外边的房门,父母倒在血泊之中,?#24187;?#40657;衣男子盘坐在地上。

  看到少年冰冷的脸庞,他嘿嘿一笑:“小子,你进来之前已经发现了对不对,为什么还要进来?”这个问题实在太让黑衣人好奇,而如此冷静的少年,也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。

  少年双眼直直的盯着黑衣人,黑色的,果然是没见过的。

  “小子,我问你话呢。”说话间,黑衣人一指点出,漆黑色的光束穿?#24178;?#24180;怀中的小狗,低声的惨叫声中,光束在狗的尸体上留下一个巨大的血洞,一片血肉横?#19978;攏?#23569;年的半边身体肉被染的通红。

  “你……是怎么做到的?为什么狗会爆开?为什么会有光束?”

  他看着手上那血肉模糊的尸体,突然问道:“你就是用这个杀人的么?能不能教给我?我很想学。”

  黑衣人呆了呆,双眼死?#34013;⒆派?#24180;的脸庞,却发现自己看不到丝毫的悲伤和恐惧,少年异常的冷静和冷酷,让他都感觉?#34892;?#24656;惧,他手一晃,搭在少年的肩头:“别动,让我看看你的身体。”

  那一年,我十二岁,之后我才知道,并不是所有人做事都有目的的。

 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,他们不为名望,不为利益,既没有情感要宣泄,也没有仇恨要报复,他们……只不过是想看着整个世界在燃烧。

  但至少,他们很少撒谎!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2000年前,有一个叫做赵国的国家,整个赵国的背后,都有一个叫做长乐教的宗教在统治,这个教派的教义以杀戮,恐惧,邪神的祭祀来镇压教众,在过去那个蛮荒的年代,这种以恐惧为主要情感进行要挟的教派很是流行过一?#38382;奔洌?#20294;就像其他的邪教?#35854;?#20182;们终究还是会被历史所淘汰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长乐教总?#24120;?#19975;乐山密室内,黑衣人靠在墙上,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犼。

  “你……究竟干了什么?为什么毒龙散会?#38405;?#27809;?#34892;?#26524;?难道……难道你?#40644;?#20102;造星河,你……你成功搭金桥了?”

  黑衣人颤抖着?#32874;?#29372;,看着眼前仅仅只有十六岁的男孩,缓缓张嘴说道:“搭金桥,我在六个月前就成功了,只能说太简单了吧,?#24187;?#30333;为什么你们花了这么久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。”黑衣人苦涩的看着犼,他花费数十年心血都没能达到的境界,对方却如此轻易的得到,嫉妒,恐惧,愤怒,仇恨,种种情绪散发出不同的光芒,射入犼的双眼之?#23567;?br/>
  “那你现在想要干什么?#21487;?#20102;我,你也不会好过,会有人替我报仇的,你不可能做上教主之位。”

  “教主之位我可没?#34892;?#36259;,而且你也应?#27599;?#20986;来了,长乐教这?#20013;?#25945;,是不可能长久统?#25105;?#26041;的,在你们挥霍着下层的恐惧,考验着贵族的忍耐力时,其他?#25490;?#30340;成长更快,不,应该说他们比你们更适合眼下这个时代,长乐教注定会灭亡,而我,也看腻了你们的丑态。”

  黑衣人狂怒的看着眼前的犼,简直不敢相信平时那个听话,忠心,如同死士?#35854;?#30340;犼,竟然会说出这种?#21834;?br/>
  “你……究竟想要干什么?”

  “我……只是想要……”

  犼在黑衣人的耳边轻轻地耳语着,后者的瞳孔瞬间放大,布满血丝,伸出指?#20961;?#25238;着指着犼,这一刻皮肤白皙的美少年,在他的眼中如同一只浑身漆黑,长着尖角,托着尾?#20572;?#25955;发着极度不祥气息的恶魔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三个月后……

  南圣门……

  “看见了,那个长得比女人还漂亮的?#19968;鎩!?br/>
  “就是他么?长乐教大战最后活下来的试药童子?听说是掌门闯入长乐?#22530;?#23460;后,亲自把他救出来的。”

  “嘘,别说太大声,这?#19968;?#30340;洞察力很敏锐,似乎还有类似于读心的能力。”

  几名南圣门的弟子在犼身旁轻轻走过,后者没有理会他们,能够感受情绪的命丛,能够洞察人心的双眼,这些都成为犼身上的一层结界,一层阻碍他人了解他,接触他的厚厚冰层。

  “你在干嘛??#26412;?#22312;这时,一道清脆的声音出现在犼的脑后。

  后者没有理会,继续朝着前方走去……

  “喂,叫你呢。”

  一个竖着马尾,穿着月白色道袍的少女出现在犼面前,婴儿般的脸?#31456;?#20986;一丝粉红:“你干嘛不理我?”

  看着眼前的少女,犼突然愣了愣。

  感觉不到?没有颤抖,没?#34892;?#36339;的变化,呼吸也没有变化,甚至连身上的光芒,都是代表睡眠,代表平和的白色。

  “哈哈,你在感应我的情绪?”

  犼眉头一皱,冷冷道:“你做了什么?”

  “没什么啊,听?#30340;?#33021;洞彻人心,所以我就过来看看。”

  少女吐了?#24459;?#22836;,说道:“我?#37034;?#35328;,我的命?#38405;?#35835;心。”

  犼的呼吸瞬间凝重数倍,他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想法,不断开始默念数字,将各种记忆抛开丢掉。

  “别靠近我。”说完他便转身离开。

  几天后,犼缓缓行走在山道上,白言从后面追上来:“喂,等等我,别跑那么快!”

  犼转过头来冷冷看着对方道:“为什么要跟着我,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  “我就是想在你身边啊!你害怕了?”

  我……害怕了?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你的心跳,你的呼吸,你的血脉都没有丝毫变化,为什么你身上的光,是白色的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黑暗中,一双蓝色的光眸突然亮起!

  这是一间纯黑色的密室,没有一丝缝隙,也没有任何光源,浑身上下散发出幽幽蓝光的犼,缓缓从王座中站立起来。

  “你醒了?”

  他身后,一个黑衣人模样的?#19968;?#20919;笑道:“你害怕了?”

  “我从不害怕死人,我只是想起了一些无聊的事情。”

  黑衣人笑道:“但你害怕孤独,不然为什么连我都会出现。”

  “你错了,我早已经习惯了孤独,从我再次来到人间的那一刻起,我就是黑暗,我就是绝望。”说话间,犼一步?#25945;?#20986;去,大地被?#27627;眩?#38451;光被洒下,大气化为他的战袍,地磁化为他的权杖。

  “小犼!”

  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不替我们报仇?”

  地面上,两名浑身是血的夫妇朝犼的方向走来,让后者微微皱了皱眉,犼背后,黑衣人嘻嘻笑道:“连他们都来了,你就要完蛋了犼,我会看着你下来陪我的。”

  越来越多的人出现在大地之上,他们跟在犼的背后,看着犼的背?#21834;?br/>
  “为什么要杀我?”

  “你不后悔吗?”

  “我恨你!”

  “恶魔!自私鬼!叛?#21073; ?br/>
  “都给我滚开!”犼猛的睁开眼睛,双眼中暴涨出万道光芒,白色的光照后,所有的人都消失不见。

  “我……又做了什么?”犼呆呆看了看自己的双手,无数记忆流入他的脑海。

  黑衣人再次站在他的身后说道:“嘿嘿,我们就是你,你就是我们,你不死,我们也不会死。”

  “犼,你就是一个懦弱的小鬼,从6岁那年开始就是那样,你习惯孤独,却也害怕孤独,孤独造就过去的你,?#19981;?#27585;了以后的你。”

  犼冷冷的看了他?#35854;郟?#27809;有说?#21834;?br/>
  “你想跟,那就跟着好了。”

  就在这时,一队石头人从?#27934;?#36305;来,这些犼创造的生命,直接来到他的面前,急促道:“大……大人,又……又有飞船飞过来了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我是犼,南圣门的门主。

  我现在所在的,是一个奇怪的地?#20581;?br/>
  这里的?#22868;?#27969;速,和宇宙中任?#25105;?#20010;地方的?#22868;?#27969;速都不同。

  一个月前,我开始出现幻觉……

  七天前,我的人格开始?#33267;選?br/>
  三天前,我的精神崩溃,意识?#21171;觥?br/>
  今天,已经死了三天的我重新行走在大地之上……

  我曾经被?#31995;?#36807;三次命图,被?#20102;?#36807;心脏,被挤扁过大脑……

  我曾经欺骗了整个天下,曾经站立在人间的巅峰……

  但在这里,我觉醒了这一生所拥有的最强力量,?#22303;?#25105;也认为那是一种无敌的能力。

  但那又如何?

  我曾经拼尽全力,牺牲一切,想要挽回过去。

  但现在就如同上天给我开了一个玩笑,他给了我未来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?#36171;?#30340;指甲在一层干枯的绿色角?#20160;?#19978;划过,发出呲呲的响声。

  一个如同地鼠?#35854;?#30340;绿色脑袋上,满是眼泪和鼻涕,他脑袋下的身体完全被解剖,肢解开来,偏偏他自己的脑袋去活动自如,始终没有死掉,?#19997;?#30340;他,一脸恐惧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黑?#21834;?br/>
  “你说,可?#38405;?#36716;过去?”

  ?#21543;?#20102;我!!!!!!!”
排球颠球的手型